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 > 網游之菜鳥很瘋狂(千鏡八荒) 第1622章 沒有的!
    似乎所有的人都沒有去認真地想過,或者說是認真地去看過那出現的影子。就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的心情,大約也就是覺得能發現這凜陰城的影子就已經是很幸運的事情了,哪里還有想法要去認真地研究什么了!

    所以,當禘墨突然說出了自己的疑惑之后,所有的人倒是都認真地看向了那個巨大的城市的影子。

    就如同禘墨說的。

    此刻出現在眾人視線中的這個巨大的,所謂的“凜陰城”的影子,只是一個城市的黑乎乎的剪影而已,只能看見那影子外圍的輪廓,可是再詳細一點的東西卻是什么都看不見的!這就僅僅是一個影子,如同他們平時站在陽光下的影子一般。

    “這......這......”鈤嬗城主大人也是被禘墨的這話給點醒,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那天空中的影子,半響都有些說不出話來!

    “如果這真是凜陰城的話,那么我肯定是會有感覺的!”禘墨再次重申道,“可是,鈤嬗城主大人、夜嬗城主大人,我現在什么感覺都沒有。這個影子,根本不可能是凜陰城的!”

    “這不可能!這個影子和磐池城一模一樣啊!”夜嬗城主大人也是一副受了打擊的樣子,不敢置信地對著禘墨說道,“你看看,禘墨,你看看!”

    “影子是一樣,那又怎么樣啊?這也不是凜陰城啊!”禘墨卻是異常的冷靜,望著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說道:“這個影子是不對的!”

    “如果這不是凜陰城的話,那這個影子到底是什么?”琳千夜也是皺起了眉頭來,一臉探究地看著天空中的這個影子,對著禘墨問道:“如果真如兩位城主說的,這影子確實是和磐池城一模一樣,那這影子投射出來的東西應該是沒錯的!如果這不是凜陰城,難道是磐池城的影子嗎?”

    “磐池城的影子?”眾人頓時一愣,似乎陷入了疑惑。

    這磐池城和凜陰城是雙子城市,就如同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一樣,那是長的一模一樣的,所以眼前這個影子既然和磐池城一樣,那么這影子要不是磐池城那就只能是凜陰城啊!這也就是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如此確定的原因。

    可是如今,禘墨提出的疑惑確實讓所有人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如果眼前的這個巨大的城市影子是凜陰城,那么他們都靠這么近了,確實也應該是能模糊地看見點什么建筑的!可是現在他們除了一片黑以外,可是什么都瞧不見的!

    “我們繼續走!”鈤嬗城主大人卻是咬著牙,對著眾人說道:“我們繼續往前走去看看究竟不就知道了嗎?”

    “對!對!對!這路線圖的方向和那個影子也是一致的,我們就繼續往前走就行了!”夜嬗城主大人也是忍不住把那路線圖給拿了出來,對著眾人說道:“也許,再靠近點就能看見點什么了!”

    “不可能的!”禘墨卻是強調道,“我什么感覺都沒有,怎么可能看見點什么?”

    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倒是一臉受到打擊卻是偏要強撐的樣子,朝著禘墨看了一眼堅定地說道:“不管這影子到底是不是有問題,我們都是要往那邊去的!去看個究竟,不然我們的心里也是不會甘心的!”

    禘墨認真地朝著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都看了眼,半響才點頭說道:“行吧,不讓你們過去看個明白,你們也是不會死心的!”

    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深吸了一口氣,倒是徹底地站到了一邊去。只是一行人才走了幾步,卻是發現那天空中的影子再次開始消失了。

    “這影子是不是每天都只出現一會兒?”邇肆皺著眉頭,不由看向眾人說道:“好像我們昨天也是大約在這個時候看見的這個影子,之后沒有一會兒,這影子也就消失了!”

    “好像是這樣的!”星迪拉也是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明天這個時候,這影子也還會出現?”

    一行人頓時皺起眉頭來,看著那個巨大的城市影子最終消失在天空中后,倒是誰也沒有再多說話,各自的心里都想起了事情來!倒是這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再沒有了激動的表情,一直走在隊伍的最前方。

    從天亮走到天黑,再走到天亮時分,看見那個所謂的“凜陰城”的影子在同一時間再次出現又消失,所有人都忍不住把目光落到了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們的身上。

    他們走了一天的時間,那影子依舊除了輪廓,什么都看不見!

    “繼續走!沒有多遠了!”夜嬗城主大人拿著路線圖,面無表情地對著眾人說道:“我們很快就能到目的地了。”

    “今天這影子看起來,好像也比昨天要近很多了!”邇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轉了下眼珠子朝著眾人都看了一眼,然后說道:“這距離要是真算下來,我們到了那路線圖上標記的位置,怕和這影子也是還有很長一段距離的呢!”

    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哪里看不明白?他們的心里也是知道的。

    “先到目的地再說吧!”鈤嬗城主大人淡淡地說了一句,算是直接讓邇肆閉嘴的意思了。

    所以,一行人繼續出發,走了很久后總算是到了那路線圖上標記的位置。只是,這地方也就依然和紀小言他們之前走過的無數的黃沙之地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的特殊的景物出現。

    “看吧,什么都沒有!”邇肆攤著手,朝著周圍都看了一圈,望向了鈤嬗城主大人與夜嬗城主大人,對著他們問道:“兩位城主,接下來你們想做什么?還準備繼續去追那個影子嗎?還是說,我們先想想,是不是要離開這秘境?”

    鈤嬗城主大人一臉失望地皺著眉頭,也是目光有些茫然地看著周圍,最終才把目光落到了面前的黃沙上,想了想后對著禘墨望去:“禘墨!你能把這些黃沙給扒開嗎?”

    “扒開這些黃沙?”禘墨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白這鈤嬗城主大人是想做什么!

    “是的!扒開這些黃沙!”鈤嬗城主大人卻是一臉的肯定之色,對著禘墨說道:“這秘境里是刮過了黃沙,把所有的一切都給掩埋了起來的!我們現在站著的地方,下面以前是什么樣子的,還是需要把黃沙給扒開之后才能看見的不是?”

    這以前的秘境里到底有什么,肯定是要恢復了原來的狀態才能看見的!

    禘墨想了想,低頭朝著腳下的黃沙看了看,然后也用腳踩了幾下后,這才點頭說道:“把這些黃沙給扒開倒是可以,只是,鈤嬗城主大人,你們是確定了就扒開我們現在站著的這個位置嗎?”

    “就從這里開始,扒個大范圍!”夜嬗城主大人趕緊開口說道,“這一大圈,都扒開看看!我這里還有些藥水,你的法力要是不夠用,喝我的藥水!”

    “嗯!”禘墨也沒有要客氣的意思,直接點了點頭然后便說道:“那你們都走遠點好了!”

    “你把黃沙都給弄到那遠處去!”鈤嬗城主大人想了下,直接朝著遠方指了指,對著禘墨說道:“把這塊區域露出來就行了!到時候還需要做什么,我們看到下面原來的地面再說!”

    “好!”禘墨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看著紀小言他們都跟著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他們走遠后,這才拿出了法杖來。

    搬沙這種事情對于土系法師來說,其實是很容易的!幾乎也要不了多少的法力!禘墨只需要用法力讓這些黃沙飛起來,有序地變成一條長龍般地落到遠處去就可以了。

    “你要不要也去幫幫忙?”琳千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對著紀小言說道:“正好禘墨也可以教教你怎么使用這土系的法術,就當是鍛煉了。”

    紀小言聽到琳千夜的這話,卻是一臉驚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尷尬地說道:“還是不要了吧?禘墨看起來完全沒有難度,還是就讓禘墨來好了!我省些力氣,回頭要是離開秘境的時候我也能多出點力不是?”

    “你還出力?”邇肆聽到紀小言的這話,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小言,你只需要留著點力氣能把自己殺掉就夠了啊!還需要出什么力?”

    紀小言一臉的尷尬之色,不由朝著邇肆瞪了一眼,干脆不說話了。

    那些黃沙被禘墨大片大片地送走,很快便在遠處堆成了一個小山丘般,而禘墨站著的位置也開始下沉,最終終于露出了這秘境以前的大地模樣來。

    “嘖嘖嘖嘖!這黃沙到底是堆了有多厚啊!”邇肆一邊朝著禘墨的方向望去,一邊奇怪地對著眾人說道:“這秘境里哪里來的這么多黃沙啊?鈤嬗城主、夜嬗城主,你們可知道?”

    “不知道!”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根本就沒有要打理邇肆的意思,看著禘墨腳下的大地終于干凈后,立刻便朝著他的方向跑了過去,站到了禘墨的身邊,開始研究起了這腳下的大地來。

    “這看起來,好像也沒有什么吧?”邇肆皺著眉頭,低頭在大地上看了看,忍不住對著眾人說道:“我覺得這路線圖肯定不是在這秘境里用的!這里肯定什么都沒有!”

    “禘墨!”鈤嬗城主大人卻是直接望向禘墨說道,“把這里挖下去看看!”

    “挖下去?”禘墨愣了一下,朝著腳下的大地看了看,倒是也沒有要拒絕鈤嬗城主大人的意思,直接對著他問道:“要挖多深!”

    “先挖了看看!”鈤嬗城主大人也是沒底,直接說道。

    “那好吧!”禘墨點頭,示意紀小言他們走開了幾步后,這便立刻用法術又開始鑿起了地來,很快便挖出了一個大坑,然后望向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問道:“這樣可以了嗎?”

    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看著眼前的大坑,目光卻是漸漸地暗淡了下來!

    “我就說這里什么都沒有吧!”邇肆也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望向了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說道:“兩位城主啊,你們還是接受現實吧!這秘境里沒有凜陰城的,這路線圖也不是在這里用的!我們還是早些想辦法離開這里吧!”

    夜嬗城主大人忍不住瞪眼沖著邇肆送了個眼刀子,然后冷冷地說道:“你那么著急做什么?如果真的什么都找不到,我們會答應毀掉這秘境帶你們出去的!現在,我們還需要再找找不行嗎?又沒有讓你們做什么?這是我們磐池城的事情,你們不幫忙,就在一旁看著就行了!”

    邇肆倒是有些語塞,瞧著夜嬗城主大人和鈤嬗城主大人的臉色卻是有些不太好,想了想也只能閉嘴,和琳千夜他們站到了一旁去,省的這要是真把那兩位城主大人給激怒了,到時候搞點內訌什么的,也不好看不是?

    于是,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不放棄地拉著禘墨開始在附近各種嘗試,而紀小言他們則是無聊地到處轉著,等著鈤嬗城主大人他們尋找無果后放棄就行了。

    只是,這樣的狀態一開始,很快便又到了快要天黑的時分了。

    “禘墨,要不然,你先弄個屋子給我們遮遮這夜風?”星迪拉朝著周圍看了眼,忍不住對著禘墨說了一句,看著禘墨點頭后,星迪拉便立刻指向了一旁,對著禘墨說道:“就建在黃沙上去吧,不然建在這下面,夜里這風沙吹下來,明天我們還得被黃沙給埋起來!”

    禘墨自然沒有意見,對著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打了個招呼后便跟著星迪拉去了。

    “我覺得,這鈤嬗城主和夜嬗城主怕是要魔怔了!”跟在星迪拉他們后面的邇肆眼看著他們遠離了鈤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忍不住開口說道:“他們就是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

    “隨他們吧!”琳千夜也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畢竟他們一直都抱有不少的希望的!這突然什么都沒有了,他們怎么能甘心!就給他們點時間接受好了!”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