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網游小說 > 快穿有喜:BOSS寵上天 > 第734章,霍廣嶼
    前面就像發模,秀發滿滿初戀的味道。

    后邊吳毅煒看的迷戀,再一擼自己的頭,捏著一根金光燦爛的白發。

    這原本有著無數的故事。

    然鵝,一片笑聲中,吳毅煒變成七八歲的小正太,頂著一頭的白發,哭的肝腸寸斷。鶴發童顏?

    網上都亂了。粉絲一邊要安撫男神,一邊又笑的不行。

    哭的實在太騷了。

    粉絲就是真愛吶,出各種主意,靠譜的不靠譜的。

    錢導感慨“黑發和白發、竟然表現的如此!”

    御姐咳嗽一聲“小孩突然一夜白頭,想的都是什么?”

    霍青嬅不負責任的腦洞“以前村里說,頭發白了不能再娶媳婦,隔壁的anna怎么辦?昨天還說白頭偕老,不行趕緊去看anna是不是也白發。不對,如果anna頭發沒白是不是不愿和我白頭偕老?我好害怕。”

    雖然沒用戲精,陳述還是吸引人。

    葛琪“這不是成童話了?”

    霍青嬅一本正經的“年輕人就不該隨便發誓,騙別人騙自己。”

    噢喲,網上老巍又出來霸熱搜。下周五有個直播的訪談節目。

    老巍曬出健身照,雖然六塊腹肌不明顯。

    這身材比起多數人算不錯了,但是,離偶像還差著吧?

    有人喊著要看老巍變身過程。

    幾個美人都激動“老巍要出新歌了!”

    屠媖也關注“這次不是他唱。”

    網上特逗,之前就說,又翻出來說,老巍唱的不好聽早就該換人。

    粉絲吵起來。老巍哪是不好聽?再說,老巍一直在努力。他的吉他,已經大師級了。

    大家都在議論,老巍的吉他,算哪個層次。

    不過確實是努力,唱歌若是沒天賦,吉他更多是靠自己堅持了。

    一群人起哄,幾個美女早就想表現。

    元氣之戀,從國內火到國外,更是一種驕傲。

    錢導、吳毅煒、神女都在,一群人要葛琪唱神女謠。

    葛琪唱的一般。

    霍青嬅叫人拿二胡來。

    很久沒練二胡了,還行,二胡版元氣之戀,沒人聽過吧?

    姑娘們都被蕩滌了,再不敢表現了。真正的高手都很低調。

    錢導接電話,臉非常難看,一聲嘆息。

    霍青嬅已經知道了,站起來,叫葛琪,去陽臺坐坐。

    陽臺地方不小,能坐四五個,還有個小吧臺,要喝酒的,吹風的。

    外邊風太熱,隔著窗,里邊還好。

    長平的風景也好,雖然每個城市有自己的風采。

    有些城市像快餐,真能做到連鎖店味道都差不多,不提。

    趙總帶著小美人,進包間,服務員已經將霍青嬅、吳毅煒座位收拾了,正好給趙總擺一副。

    錢導難拒絕,因趙世坤,不過……

    葛琪看霍青玭、竟然混到趙總身邊,又有人針對小姨吧。

    吳毅煒看霍青嬅,又有人想歸隱田園。

    彭瀾也躲這兒,差不多看出來了。趙總真是渣,玩女人還利用兒子,不知道哪個尷尬。

    霍青嬅摸出一支笛,魔笛。

    吳毅煒特端正,霍姐的能力,可上九天。

    “來,向錢導敬酒。”燈光照著,霍青玭很美,趙總心情靚。

    “錢導,我敬你。”霍青玭挺有底氣。

    錢導睜著眼說瞎話“我要開車。”

    幾個美人看錢導跟前,紅酒杯白酒杯,警乂察叔叔還能叫他開?

    屠媖和御姐避到了一邊,景繡劇組說的多清楚,趙總還這么干,這是打誰臉。

    霍青玭不高興、撒嬌“錢導不給人家面子。”

    錢導其實就給霍青嬅面子。

    霍青嬅寵著趙世坤,才會考慮到。

    趙總還有點明白“那就請錢導多照顧。”

    錢導“除老婆我從不照顧別的女人。”

    沒錯錢導就有底氣,不怕任何人。雖然趙總不是那個意思,差不多了。

    霍青玭卻眼珠子一轉“不是的,我不是為自己,趙總已經幫我安排一個角色,我是為了我姐姐。”

    錢導干脆不理了,拿著手機忙。

    低頭族?有些人就是事兒多,手機,讓人工作起來更方便,老板壓榨更麻溜。

    副導演瞧著,吳影帝?頭條坐的穩得很。

    景繡官網也火,想想霍姐坐鎮,那么霍姐定的規矩。

    幾個老人、經驗豐富的,心想趙總若是帶個靠譜的,像葛琪。

    走后門是難免,這女人是多不靠譜。

    霍青玭裝的入戲“我姐姐霍青嬅,長平大學畢業,三年沒工作,不過長得好,就算不懂,不是有訓練,一定不會讓人失望。她是我親姐姐,趙總一定要幫忙。”

    這么多人看著。

    霍青玭就和趙總醬醬釀釀。

    因為趙世坤、霍青嬅,大家都不好爆出去。

    錢導看姓趙的一眼,兒子好了,這樣的老子,難怪以前兒子沒教好。

    看來得有個教訓,不過錢導管不了,世上這種不少。

    霍青玭給霍青嬅打電話“姐姐快來,我給你介紹一個好工作。”

    陽臺,笛聲響起。

    低低的又斷續的,有種說不出的清涼。

    霍青玭和趙總站起來,沒說告辭就走了。

    只有吳毅煒明白。并一直關注。

    酒店門口,霍青玭沖出去,叫一輛車撞飛。

    隔天,趙世坤接手了他爹所有財產,趙總出國玩洋妞了。

    雖然趙總不是最有錢,但趙世坤這年紀就能繼承,算頂有錢了。

    趙世坤沒那么開森,也不是視金錢如糞土,他現在有自己追求。所以,著手將一些不要的,處理了,或請職業經理。

    職業經理,不是好整的,不過,趙世坤已經練出來,過渡,也可以撐下。

    霍青嬅本來沒想那么多,突然覺得,這對趙世坤一種鍛煉。

    練出來,就是一次脫胎換骨。

    好多人看,不過,真沒多少好看。

    霍青廉和霍廣嶼、鄧蕎、來長平了。

    霍青嬅想想,可以見他們一面,不為別的。

    一場暴雨,全城看海。

    什么面朝大海只適合春暖花開,海風海嘯的時候,一定不想的。

    霍青嬅打著傘在雨里走,精神力放開,可以防止雨濺到身上了,就是比較吃力。

    一是精神力不夠,二也得身體能撐住。

    霍青嬅體質還算好,其實也就d到e,不是匈。

    還有很大潛力與差距呢。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