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 第二十六章 沖動
    第二十六章沖動

    楊真兒不可置信地轉頭的對唐寶娜道:“他他他……他剛剛在罵我?”

    確實,向坤剛剛第一反應的“媽的”,臉半沖著她,確實像在罵她。

    向坤和那黃毛離得比較遠,那回頭的對視又只是零點幾秒的一瞬間,馬上就裝成看向其他方向,所以楊真兒和唐寶娜也沒有意識到他是在盯著某人。

    看到向坤扔下一句“回頭聯系”就直接走人了,楊真兒卻是氣不過:“不行,得讓他回來說清楚!為什么罵人?”

    唐寶娜卻是拉住好友,有些遲疑道:“我覺得……他好像不是罵你?可能是口頭禪,‘我靠’什么之類的意思?他好像有急事……”

    但她話說一半,人已經被楊真兒拖著往前走了。

    向坤別看只是快步行走,但速度依然不慢,在人流里快步穿插,十分靈活迅速。如果不是停了下來,兩女還真沒那么容易追上他。

    看到向坤停下來,楊真兒過去喊道:“光頭!你剛剛罵誰呢?”

    向坤有些詫異地回頭看向兩人:“你們怎么跟過來了?”

    然后意識到了什么,無奈道:“不好意思,剛剛召集,臟話蹦出來了,不過真不是在罵你……”

    楊真兒皺眉:“那是在罵誰?你在這干什么,和人打電話怎么鬼鬼祟祟的?”指了指他手上拿著的正在通話中的手機。

    看到向坤這表情神態,并不似作偽,楊真兒和唐寶娜也察覺到,他似乎確實在做什么事情中?

    向坤剛準備回答,忽然轉身面對窄巷,躲藏在里面的黃毛竟然沖了出來。

    向坤現在的動態視力比普通人要強太多,清楚地看到那黃毛猙獰的臉部肌肉、兇惡的眼神,以及縮在右胯邊緊握著一柄短匕的右手。

    這貨瘋了?

    沒有緊張,沒有害怕,沒有慌亂,面對拿著短匕兇神惡煞沖出來的黃毛,向坤不但沒有躲,反而身體向左一跨,擋住了他沖出窄巷的路線,然后在他把短匕捅過來的時候,左手很隨意卻十分準確地捏住他的手腕,把他身體往前帶,而還握著手機的右手,直接撐住他的肚子把他往空中掀了起來。

    于是這么一個照面,黃毛就被向坤借勢掀到空中,然后背部著地,重重地摔了一下,后腦也受到了不小的沖擊,整個人都有點懵逼,握著的短匕也因為胳膊的扭曲而松手掉落。

    看到黃毛晃了晃腦袋,翻過身手撐著地要爬起來,向坤自然不能允許,走過去用膝蓋頂住他的后腰,將他重新頂回地上,然后左手將他的兩條手臂都先后掰過來別在身后,用自己的膝蓋壓住。

    雖然黃毛奮力反抗,但在向坤的力量壓制下,整個過程看起來卻似乎十分地簡單,向坤甚至只用了一只左手就解決了——右手現在還握著手機。

    “我操!放開老子!你媽的!老子殺了你!老子殺你全家!操你*&%¥#@!……”

    黃毛瘋狂大罵,于是向坤左手捏住他的頭發,直接把他臉正面沖下地壓在路面上,這樣一來他根本沒有辦法再張口,甚至不需要張口,就已經把鼻子和嘴唇磨出了血來。

    一般單手是很難把人臉正沖地面按著的,因為被按的人肯定會掙扎轉頭,腦袋一歪就撇過去了,單手很難制住。

    但向坤對這黃毛的力量卻是碾壓級的,一只手就輕松做到,另一只手拿著手機托了下有些下滑的眼鏡,抬頭看向一臉懵逼的唐寶娜和楊真兒:“不用怕,這是通緝犯,我已經報警了,警察很快就來……”

    在把黃毛壓制住后,不知怎么,向坤忽然有一種砸爛黃毛的腦袋,或者直接膝蓋用力,把他脊椎頂斷的沖動。

    但向坤很確定,自己并沒有被黃毛的罵聲影響,也并非因為他拿匕首襲擊自己而惱怒。

    這種沖動很突然也很莫名,很難形容,更像是玩游戲的時候花了不菲代價學到一項新的高階技能,想要找個怪試驗一下,又或是花了大量時間精力練了一首歌、一支舞,想要尋找一個舞臺表演給人看。

    在力量徹底壓制,制住黃毛后,向坤忽然有一種想要盡情釋放自己力量的沖動。

    不過這種沖動心血來潮一般,并不算很強烈,向坤可以控制住,所以他抬頭看向唐寶娜和她朋友,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剛剛黃毛沖出來的時候,唐寶娜和楊真兒其實并沒怎么注意到,更沒看到其手中的短匕。

    所以向坤忽然一下把旁邊一個人抓起來甩到空中后背、后腦著地,然后又上前直接把人十分粗暴地壓制在地面,著實是把兩人給嚇到了,這時候都下意識地緊靠在了一起,退后了兩步。

    不過隨著向坤制住黃毛,抬頭解釋,加上她們這時候也看到了黃毛掉到地上的短匕,亦是明白了過來。

    向坤的手機里傳來陳警官的聲音:“向先生,怎么回事?!你那邊發生了什么?你動手了?你和嫌犯動手了?……”

    向坤和黃毛的交手雖然短暫,但動靜著實很大,又是在這人流密集的街道,在最開始把旁邊的行人嚇到自覺地讓開一圈后,很快便引起了“圍觀”,有些人更是第一時間拿出手機開始拍視頻。

    好在不到兩分鐘,警察就到了。

    幾名警察是接到陳警官的命令過來的,接手了黃毛,并且確認了其身份,銬住帶回警局,向坤也跟著一道過去。

    上警車前,向坤對唐寶娜和楊真兒指了指手機,示意回頭用手機聯系。

    看著載著黃毛和向坤的警車開走,又有更多的警車過來,楊真兒忍不住對好友低聲說道:“娜娜,你之前說他失業,他現在不會是跑去當警察了吧?”

    “怎么可能,當警察哪有那么容易的,他又不是警校畢業。”唐寶娜皺眉說道,不過還真別說,從剛剛她們看到向坤的一系列過程來看,他真像在辦案的便衣似的。而她們倆,剛剛似乎差點破壞了人家抓犯人。

    不會是彬哥和涵姐搞錯了,向坤其實本職就是警察,之前當程序員只是去當臥底?

    不知不覺間,唐寶娜也開始大開腦洞了。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