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 第二十五章 隱居武僧秒殺歹徒
    第二十五章隱居武僧秒殺歹徒

    陳警官電話打過來,一接通就是一連追問,先是確認向坤看到的到底是不是那個通緝的嫌犯,向坤沒法說自己通過氣味判斷的依據,自然沒法把話說得太滿,只能說是差不多可以肯定。

    而且最重要的,那人和他對視了一眼后,居然跑了。

    聽到向坤說正在追嫌犯,陳警官又急了,讓他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他們的人馬上就會到,讓他千萬不要自己抓人,那嫌犯窮兇極惡,身上很可能帶著管制刀具,十分危險。

    “放心吧,我不會逞英雄的,就盯著他的位置,等你們來。我的位置你知道吧?在上共享給你了……”

    向坤一邊和陳警官打電話,一邊不慌不忙地在街中行進,追循著那黃毛的氣味。

    事實上,當黃毛這般狂奔,劇烈運動的時候,身上的味道散發地會更濃,更方便向坤的追蹤。

    所以在后面的向坤并不太急,這種城市中的追擊,很多時候并不是直線距離取勝,不是說他先跑100米,你要追上他就一定要跟著跑100米距離。可能對方七拐八繞自以為甩掉你的時候,你直接鎖定了目標位置,插近路20米就到了。

    向坤停下了腳步,看著面前的狹窄路巷,這是兩棟建筑之間留下的通道,不過可能因為翻建、違建的原因,明顯離得過近,使得整個通道看起來頗為逼仄、陰暗,地上還有積水,一般人見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肯定不會想著進去。

    但向坤知道,那黃毛此時就躲在這窄道里。

    將手機暫時拿離耳畔,向坤側耳傾聽,清晰地聽到了窄道里傳出來的粗重喘氣聲,很顯然剛剛那番狂奔,讓他累得不輕。一般來說隔這么遠的距離,外面街道上又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喘氣再大聲也不用擔心被聽到,奈何卻是遇到了向坤。

    當然,即便他能憋住氣,身上的氣味也是無法隱瞞的。

    向坤左右看了眼,然后跟電話里的陳警官報了街名和這邊窄道兩邊的店鋪名字,加上有的共享位置,他相信警察一會不可能找不到。

    老實說,向坤不太明白那黃毛躲在這窄道里要干嘛,是想等自己找不到他人,以為他已經跑遠后,再出來走掉?

    不過也不管他怎么想的,向坤只在這守著,等警察來就是,有氣味和聲音雙重鎖定,也不怕他有其他路可以溜掉。

    雖然親自出手也可以有很大把握制服黃毛,但他并不想那么做。過多地展現自己的特異之處,很容易引來不必要的關注。

    但向坤沒站幾秒鐘,身后就響起了一個有些氣急的聲音:“喂!光頭!你剛剛罵誰呢?”

    ……

    一個多小時前。

    唐寶娜和楊真兒正在一家專做沙拉的店里吃東西。

    “那個‘琦玉老師’呢?你不是和他約的這周末一起去遠足么?你們有聯系確定時間地點了么?咱們后天不是就要出發了?”楊真兒看著坐在對面的好友,忽然問道。

    結果這一通問題過去后,唐寶娜居然一聲不吭,只是專注地吃東西。

    做了多年閨蜜的楊真兒自然知道她這表現是什么意思,一挑眉:“不是吧,不會是從那天之后,你們就又沒有任何聯系了吧?”

    唐寶娜白了她一眼:“要聯系什么,也沒什么好瞎聊的。”

    “那光頭真的是……不識好歹啊!活該到現在還單身!”楊真兒氣道。

    唐寶娜嘆氣,她現在其實很后悔那天在健身房樓下遇到向坤后主動發的那些消息,但發都發了,現在又能怎么辦?

    不過在面上,她肯定不能承認:“我們就是普通朋友啊,你難道和每個朋友都經常聊天么?晚上我會跟他確定下時間,看看到時要不要接他。哎,真兒,你到時可別給人眼色看,人家又沒做錯什么事。”

    “相親能相出個普通朋友來?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楊真兒說著,拿著手機刷起微博來。

    過了一會,楊真兒把手機遞過去給好友道:“娜娜,你看這光頭,像不像你家‘琦玉老師’?這飛踹,拖鞋都飛了……”

    剛吃完東西的唐寶娜接過手機看了眼上面的視頻,標題取的相當有市井傳說的意味:

    “真正的中國功夫實戰——隱居都市的武僧路見不平兩招擊殺行兇匪徒!”

    至于視頻的內容,則是個穿著背心、短褲、人字拖的光頭,飛踹持刀歹徒,而后撲上去一拳將人“打死”的過程。視頻非常短,只有幾秒鐘,但看著確實是相當帶感,雖然拍攝的距離有點遠,效果卻一點不比一般的動作大片差。

    楊真兒看到的這個視頻,自然就是之前向坤阻止樓下小情侶被襲時被旁邊樓上的住戶拍下的,只不過原版視頻更長,有小情侶被刀刺的畫面,看著更血腥,而這個視頻截掉了那些,只從向坤沖出來飛踹開始,配上這標題,倒真很容易讓人誤以為這穿短褲的光頭是個會武功的和尚了。

    “這好像真的是琦……真的是向先生。”唐寶娜看了幾遍后忽然說道。

    楊真兒愣了一下,拿回手機又看了遍視頻:“不會吧……”她剛剛說像向坤,其實不過是因為都是光頭隨口一說,根本沒有往那方面想。

    唐寶娜卻一邊拿自己的手機查著什么,一邊說道:“還記得那天在健身房樓下我們遇到他時他穿的背心、短褲嗎?就和視頻里的一樣。”

    而后,唐寶娜將自己的手機轉過來向著楊真兒:“這事正好就發生在上周我們在健身房樓下遇見他的那天,而且就是我們市,你看,這是當時的新聞。”

    楊真兒怔怔地看完新聞,還有完整的視頻,然后驚嘆抬頭:“娜娜,那‘琦玉老師’不會真的是武僧吧?”

    “僧你個頭……”

    “嘿嘿,周末遠足一定要把他約到啊,我要好好‘采訪采訪’。”

    兩人玩鬧著離開餐廳,準備去健身房上瑜伽課,不過現在時間還早,便先在街上逛逛,一人拿杯果汁,邊走邊喝。

    結果正聊著的時候,唐寶娜卻是一愣,指著前面一個穿著背心短褲、背著運動挎包、正在低著頭看手機的光頭說道:“向先生?”

    “我去,這么巧?”楊真兒看到了,也挺高興的,于是和唐寶娜一邊向向坤的方向走去,一邊喊著:“向先生。”

    但直到了跟前,向坤才像嚇了一跳似的轉頭發現了她們。

    這個表現,讓楊真兒頗為不滿,略帶嗔怪的語氣道:“向先生,你在和誰發消息呢?怎么叫你半天了都沒聽到?”說著,眼睛瞟向向坤的手機屏幕。

    但這時候向坤卻忽然罵了一聲“媽的!”把她嚇了一跳,然后留下一句“回頭再聯系”就轉頭走了。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