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我的兵王女友 > 第九百一十八章誰都別碰它
    第九百一十八章誰都別碰它

    所以心中一番琢磨分析后,北就呵呵笑了,然后就雙手舉過頭頂,和阿龍一起趴在他的墻根上。

    剩下兩名大漢已經走到了跟前,對他們進行了一番詳細的搜尋,上上下下進行了一番搜索,就是要確保萬無一失。

    開始兩人一無所獲,可是當收到北的肩膀做的時候,突然間一個男子明顯愣了一下,接著便強行的從他的衣服當中穿上再東西。

    北態度強硬一把,直接將這個小哥們給推開了,并且把手里的這一把東西直接拿過來,居然就是他隨身攜帶的那一把尼泊爾絕對。

    此刻手中刀刃一亮相之后,周邊的人都已經明顯愣下,還是真的已經看到他一臉茫然。

    “你!你什么時候亮相出來的?這把刀你到底干嘛了?”看到了北手中的一把刀之后,對方怎么做都要驚呼一聲,深知道我吸一口涼氣,露出了一抹茫然。

    要是沒想到北竟然會如此夸張,整出來一把刀來,而且亮相眼瞎的時候,更讓他們周邊的人看得有點眼花繚亂。

    北呵呵一笑,然后說道“其實也沒啥,只不過是普通的正常操作而已!”

    “反倒是你們一個個的當真是挺閑的呀,居然還拿我的刀,不好意思,這是我的正常配置,樂視網通你們可以隨意搜索,但是這東西我絕對不能上交。”

    說完北就當著他們的面把這把刀再次給收了回來。

    話說的很明顯很明確,就是這把刀必須由自己親自留著,而其他人可能在旁邊眼巴巴的盯著他。

    這回周邊的人都已經開始有點猶豫了,他們一開始面面相覷,相互對視。

    對他們來講,假如真的就此罷休然后放行的話,他們肯定無法交差,無法相上的時候會不會。

    但如果不能夠把他們控制住,然后將對方攔截下來的話,那這也問未必夠接受的到眼前的男性。

    所以眼下的一群人看到了之后,都已經覺得有點緊張發慌,甚至有的還在不停的搖頭,連續往后退了好幾步。

    就在北和他們這些人已經產生了極大的壓抑的時候,阿龍立波走到跟前說了句客套話。

    “大家都消消氣,畢竟大老遠的跑到這個地方也不容易,咱們能不能就來好好的聊聊咱們這些人嘛,能夠坐下來好好的談談!正所謂和氣生財呀,我們來到這里就是為了耍流氓,而且我的哥們平時就是喜歡耍刀,這刀呢就是他的命根。”

    阿龍一邊說著還偷偷的給北使了個眼神,北領會其中的意思之后就立即點頭。

    這幾個小黃毛也是有點猶豫不決,他們也看得出來,北身上除了佩戴的一把刀之外,應該沒啥其他的物件了。

    同樣像他們這樣的一個地下麻將是一些人玩的話,平時都是三教九流的人物來出入,所以像北這樣的人,他們也自然而然見得多了去了。

    僅憑一把刀就把對方分析當成了條子的話,自然而然是有點太夸張了。

    麻將室本來就是開門做生意的,怎么可能會直接的把這些客人直接拒之門外的,這是完全沒有的道理。

    猶豫了一番之后,這小哥們就立即揮了揮手,然后面臨著自己手底下的小弟各自散開。

    這一場危機算是已經迎刃而解化解掉了,北也出一口氣,而一旁的阿龍也常常的笑了。

    長毛走到跟前提醒道“我勸你們最好能夠聽話一點,不要自作麻煩,自以為是,不然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話說到最后又狠狠的瞪了他們兩眼,并且能夠看到你的眼神中流露出的一抹殺氣。

    話中意圖很明確,就是今天要是他們兩個人不消停不聽話的話,那這事肯定沒法解決,一定會給他們一點顏色。

    北立即點頭,并且做了ok手勢道“也沒問題,在這包在我身上,一切存儲的絕對不會給你花費心思的!”

    擺平了門口的這兩個小混混之后,北和阿龍他們倆人就直接進入其中,剛進入這地下麻將室,又發現屋內烏煙瘴氣。

    整個屋內的空氣都格外渾濁,充斥著這種嗆鼻的煙草味,讓人忍不住的都連續捂著嘴,然后咳嗽兩聲。

    大家也確實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夠在旁邊來回的煽動手臂,然后躲在了旁邊,不愿繼續多聊。

    在他們看來眼下這確實是個麻煩,最終他們也只能夠一前一后繼續還里向里走。

    等來到里面,看到這里面已經是一片喧鬧,大家伙也都開始紛紛的一番呵呵的交談,甚至還來回的搓的麻將。

    為了不打草驚蛇,北和阿龍已經直接混跡在人群中,然后坐在其中一個桌面上,但是余光卻一直向周邊看。

    “哥們新來的吧,呵呵,看起來你們還真的挺面善的,既然來到這個地方就必須懂規矩,來玩兩把!”一個聞著青龍白虎的男子對著北吆喝了一嗓門,然后便開始搓著麻將與大家進行交談。

    如此一琢磨后,大家也都紛紛的再次熱鬧了起來,北最后也只好先融入到他們這個圈子。

    但是在玩麻將的時候,北卻一直注意到他不遠處的一個入口的位置,并沒有在此注意到桌面上的事情。

    沒過多大會兒,居然看到就不遠處的一個隔壁儲物室里,居然走出來幾個年輕人,而且他們還微微的甩了甩額頭上的汗,甚至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那個儲備室的上面剛好貼了一個游人止步,也就是說閑雜人等不能夠輕易住內。

    這就立馬引起了北的注意,知道那個櫥柜是肯定是另有一番玄機。

    琢磨了一會,北便試探性詢問道“哥們看你這應該是在這里都是常客了吧,對了前面那個儲備室到底是干嘛的?怎么感覺好神奇的樣子,這廁所到底在哪!”

    北有意無意的一番瞎打聽,也是裝作無意之問,就是害怕被人家察覺,打掃政策引起警覺。

    那個青龍白虎哥們立刻哈哈笑道“兄弟,你這可就真的是看對人了,我跟你說來到這都已經是好幾年了呢,這麻將是遠處剛好有一個衛生間過去就行了,對了我想提醒你一下,那個儲備室可不能隨意靠近哦!”

    “但是他們私人場地不能夠隨意進入,要是萬一犯了規定的話,到時候我就保不住你了。”這哥們說的還挺義氣的,好心的對北一般體檢,覺得害怕他新來的別犯了規矩。

    之前剛來到他們這個麻將室,有幾個不懂事的居然晃悠悠的進入到那個地下室,后來聽說就被人家打斷了腿,其中一個還出了車禍,直接躺在了醫院,車禍那植物人。

    那以后大家也就不敢再靠近那個儲備室,知道那是不敢觸及的問題,不然的話可能下一個植物人就是他們。

    北聽后嘴上感慨連連一番的感謝,但心里面卻已經開始譏笑。

    看樣子這有點意思,一個小小的儲備是居然敢在跟前唧唧歪歪。

    既然如此還廢話個毛線,北反倒覺得自己沒必要繼續花費心思,沒必要在這個事上去多做打算。

    別說了這個情況,北就打了個響指,做了ok手勢,然后又跟著身邊的人等嘻嘻哈哈的笑了。

    一圈打過之后,北就立刻站起身子,然后故意裝作肚子疼的手勢,對著大家伙苦笑的擺了擺手,然后就準備準找廁所。

    剛剛那個北已經發現那個廁所好像和那個儲備室只有一墻之隔,于是他就直接鉆到了廁所里,趁機不備,直接把耳朵貼在廁所,緊緊地貼在里面的東西。

    通過這墻壁,聽到里面居然傳來了斷斷續續的慘叫聲。

    聲音很細微,但是能夠依稀的聽得出來,估計這屋子里應該是有什么打斗聲。

    北笑了,最起碼自己今天已經來這個地方,很明顯,這底下應該就是關押劉樂樂的住處。

    既然已經找到了地方,那接下來就得想著該如何的營救,于是從洗手間里面出來之后稱其不為北便快速的一個轉身直接進入到了這個儲備間的位置。

    趙大龍則刻意的站起來,然后為自家大哥做掩護,所以周邊的人都沒看到具體是什么情況。

    “喂,老兄你老是站在那干嘛呢?趕緊趕緊的坐坐坐。”青龍白虎,老哥們兒對著趙大龍克和的一番揮了揮手。

    阿龍尷尬一笑,點點頭,沒有繼續多解釋。

    看到大哥已經進去了之后,他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說明他們的行動的第一步已經成功了。

    北進入其中發現這里面一片漆黑,真的靜悄悄的,耳邊還能夠聽到一陣吧嗒吧嗒滴水的聲音。

    北加緊步伐走到跟前,看到了這里面一片漆黑的場景,順著這個墻壁繼續還款的墻里面的方向摸去。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