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科幻小說 > 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 > 第八百二十二章:異鄉
    莎拉曼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她吹了一個響亮的唿哨。四名沙盜端著托盤從廚房走出。托盤之上擺放著剛剛烤好的牛羊肉。

    陳霖一行早已是饑餓交加。看到香氣四溢的美食。無不精神大振。很快便忘記了自己仍然處在沙盜的巢穴之中。抓起烤肉。大口咀嚼起來。

    陳霖啃光了一條羊腿。抓起一把浮沙搓干手上的油污。然后來到水池邊洗凈。這時看到沙皇里卡度紅著眼睛從左側的房間內走出。

    看到陳霖。他微微點了點頭。然后默然走到水池處。將光禿禿的頭顱浸入水中。看來他此刻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浸泡許久他方才從水中抬起頭來。一顆顆水珠從他的光頭之上緩緩滑落。灰綠色的雙目中充滿悲哀。

    莎拉曼來到他的身邊挽住他的臂膀道“哥哥。芙云姐姐怎樣了。”

    沙皇里卡度黯然道“或許我對火云珠所報的希望太大了……”

    “可不可以讓我看看病人,”陳霖大聲道。

    沙皇里卡度詫異的抬起頭,遇到的是陳霖堅定而篤信的眼神,他和陳霖雖然相遇不久,可不知為什么,里卡度卻對陳霖生出莫名的信任感,幾乎沒有做出任何的考慮,里卡度重重的點了點頭“跟我來,”

    掀開厚重的門簾,進入光線昏暗的室內,借著昏黃的燈光,陳霖看到前方的床榻上,靜靜躺著一位裹著白紗的少女,火云珠放在她的腹部,散發出橘紅色的光芒。

    沙皇里卡度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控制住內心悲愴的情緒道“都是我害了芙云……是我害了她……”

    陳霖征得里卡度的同意之后,為芙云檢查了身體,她的脈息和呼吸都十分的微弱,肌膚冰冷,觸及她腹部的時候卻感覺到小腹微微隆起,陳霖心中不由得一怔,右手敏銳的觸覺通過觸診很快辨認出芙云的腹部應當是一個成形的胎兒,這胎兒早已沒有心跳,應當是死去多時,看來芙云真正的病因在于體內的死胎,極有可能是因為死胎羈留體內太久引發感染,而并發了體內的敗血癥。

    “怎樣,”沙皇里卡度關切道,向來堅忍果敢的他此時已經方寸大亂。

    陳霖低聲問道“她究竟是何時懷孕,”

    沙皇里卡度虎目猛然睜大,臉上的肌肉痛苦的抽搐起來,近乎瘋狂的咆哮道“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他大力抓住陳霖的手臂,神情可怖到了極點。

    陳霖心中暗叫不妙,看里卡度的反應八成這胎兒不是他的,究竟是誰這么大膽子,居然敢給沙皇里卡度帶上這么大一頂綠帽子。

    里卡度終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骨節粗大的手掌捧住自己的光頭,緩緩蹲在了地上“幫我救她……”

    陳霖默默點了點“放心,我會盡力而為,”

    里卡度黯然道“我聽說火云珠能夠清除她體內的毒素,恢復她的體溫到正常狀態,可是不知如何使用,”

    陳霖拿起火云珠,只覺著一股熱流從掌心流入他的經脈之中,當初在帕提亞城他曾經為干爹鐵魔鰲醫病,龍蜥蜴的內丹遇到他的右手隨即融化,蘊含的能量被他完全吸納,這次陳霖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以左手握住火云珠,心中暗道“如果能夠將火云珠化解,將其中的能量導入芙云的體內,或許就能夠清除她體內的毒素,”

    反復考慮之下終于做出了決定,讓里卡度抱起芙云的身體,將火云珠放入她的口中,以右手的能量小心的催動火云珠沿著芙云的食道緩緩下行,成功抵達她的腹部,陳霖開始逐步加強輸入她體內的能量。

    右手的掌心緊緊貼在芙云細膩的肚皮之上,藍色的光芒從他的掌心向四周漫射開來,火云珠被陳霖的能量所催化,迅速起了反應,紅色的光芒從芙云的腹部隱約透射出來,這光芒隨著陳霖能量輸入的加劇,變得越來越強,紅藍兩色的光芒交相輝映,將整個昏暗的室內照耀的明亮起來,陳霖感覺到火云珠在芙云的腹內迅速的縮小,一團熱流開始進入芙云的經脈行走。

    此時陳霖額頭之上滿是汗水,因為剛才在和沙皇里卡度的交手之中損耗過大,現在即將力竭。

    里卡庫看出陳霖的艱難處境,悄然來到他的身后,雙掌貼在陳霖的肩胛之上,將自體能量源源不斷的向陳霖送了過去,以此來給陳霖支持和幫助。

    陳霖集中精神,將里卡度和自身的能量混合在一起手掌透出的藍光大盛,在兩人合力之下,芙云體內的火云珠終于從大變小,直到徹底化解在她的體內。

    兩人同時松了一口氣,陳霖移開覆蓋在芙云小腹上的手掌,想要起身,卻因為損耗過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里卡度慌忙扶起他,陳霖擺了擺手道“我沒事,你去照顧芙云姑娘吧……”搖晃著走出門外,早就等候在那里的萱兒和莎拉曼同時迎了上來“怎樣了,”

    陳霖累得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徑自來到水池旁,洗凈面孔,又捧起上層水池中的潔凈清水連飲了數口,這才轉身向萱兒道“萱兒,我記得駝隊中還有許多藥材,你陪我去看看,”

    萱兒點了點頭,善解人意的攙起陳霖的手臂,感覺到陳霖周身的肌肉仍然在微微的顫抖,這時能量消耗過度的表現,芳心中一酸,柔聲道“主人……”冰藍色的美眸中涌出兩朵晶瑩的淚花。

    陳霖淡然笑道“救死扶傷是每一個做醫生的本分……”說到這里他卻突然陷入了沉思,自從來到格蘭蒂亞大陸中,他的角色也在悄然改變著,現在的他更像一個漂泊的武者,而不是過去那個放蕩不羈的醫生,內心忽然感到一陣失落。

    陳霖從隨行攜帶的藥材中挑選了能夠幫助促進生產、活血化瘀的紫草和天花粉,按照一定劑量配比讓萱兒煎好后給芙云送過去。

    經過短暫的休息陳霖此時的身體已經恢復了許多,充沛的能量重新回到了他的體內,莎拉曼看到陳霖獨自一人坐在水池旁調息,悄然走了過來,小聲好奇的問道“陳霖,芙云姐姐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