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穿越的美顏手機 > 第十九章 倉皇而逃
    之前說過,三圣門對于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態度是迥然不同的,這也是傳承的核心部分。

    儒門最重關系,人道就是人與人交往之道,父賢子孝,忠君愛民,誠信待人,等等。包括李悠都在日常的生活中,維持著這些要求,此為養氣。

    道門則對人際關系求一個逍遙,既不支持也不反對,他們的核心是斬斷執念。簡單說就是萬事不可過,不可因執著,耽誤了修行。

    相比而言,誕生最晚,資歷最淺的佛門,為了奮起直追,就有些極端了。他們的核心卻是斷紅塵。

    這也和追求不同有關。儒門求的是名,名留青史。道門求的是逍遙,坐忘長生。而佛門求的是渡,塵世世俗皆苦海,金身為筏渡彼岸。

    而孟師告訴李悠的那個傳聞,就是佛門的一個辛密了。

    佛門由于廣開方便之門,入門門檻很低,廣泛在江湖底層傳播。這就造成了佛門雖然聲勢浩大,但是可堪一用的人物太少,在高端戰力上被道門和儒門壓了很久。

    佛門自然不甘心一直這樣下去,一方面也學道門和儒門,搞精英教育。而另一方面又不愿放棄現在的人數優勢,就想著另辟蹊徑。

    據傳聞,佛門在占據了一口黃泉弱水后,加以改造,用自身對生死輪回大道的認知,竊取了部分地府的權柄。用信徒的信仰之力,某些天材地寶,硬生生截取了部分現世,部分黃泉地府,糅合成了一個自具輪回的小世界。名為八寶功德池。

    據說一些佛心深厚,但自身靈根資質不佳的佛門弟子,能夠借助八寶功德池,人為的輪回重生,凝聚佛門金身,重塑靈根,用一種近乎完美的狀態,轉世重修。稱為功德斷紅塵,純粹佛陀身。

    這些聽上去太不可思議了,以至于就連孟師也只是當八卦聽聽就算了。還沒聽說有哪位佛門高手是這么來的,否則之前李悠接觸的那個雙修密宗的祖師也不會因為自身資質不行,破釜沉舟走上邪路。

    但是任何傳聞,尤其是圣門這個級別,又豈有空穴來風。

    面前的劍六,李悠很確認這是劍六。哪怕容貌身姿有不小的變化,哪怕氣質翻天覆地的轉變,但是《生死兩界劍典》,李悠只教給了劍六一人。這等手機優化而來的完美劍法,世間根本沒有相似之物,李悠又怎會認錯。

    更重要的,對方都憑借阿賴耶識的指引,找上自己了。這已經充分說明問題了。

    無論李悠現在是氣,還是惱,也都沒時間想了。這劍六許是之前和血屠戰斗時,機緣巧合進入那種非生非死的狀態,又借助《生死兩界劍典》的特殊劍意,一舉領悟輪回之道,修成了《枯榮一線法》。完全的生死各走了一遭,獲益匪淺。她現在對阿賴耶識的佛引極為信任,也習慣性的認為要在戰斗中提升。

    所以被李悠一聲劍六喊的靈魂動蕩,隱隱撕裂的痛楚從靈魂的最深處傳出,下意識的以為李悠動用了什么詭異的術法靈根。所以毫不猶豫的揮劍就斬向了李悠。

    李悠敢還手么?

    真不敢!

    他現在兩大殺招,斬盡誅絕配合斬絕刀意,還有就是配合雷龍舟的都天神光誅魔陣。但這兩招對李悠來說都是爆發玩命的殺招。殺招也就意味著一旦用出就是玩命的局面了,這種殺招一旦使用就要全力以赴,根本沒有留手的可能。或者說李悠現在的實力能用出來就不錯了,掌控能力太差,根本就是能發不能收。李悠至今殺招還從未失手,一條條的性命,被用來培養李悠對殺招的信心。也容不得他猶豫。

    而普通的手段,李悠駭然發現,根本扛不住,

    手機優化的功法,是完美的,這一點李悠之前的對手感觸最深。但今天,卻落到了李悠自己頭上。

    這《生死兩界劍典》在領悟生死輪回之道前,有個無法避免的缺點,消耗極大,基本就只有一擊之力。畢竟這部劍典的原型是劍宗為劍奴研發的《求仁取義劍》,一部用綻放生命光華換來絕世一擊的同歸于盡劍法。

    劍典雖沒了出劍即自殺的缺點,但是那種爆發性的特色還是保留了。但能量是守恒的,爆發出大威力,必然消耗也就大,這并不算是缺點,并不在手機優化的范圍內。

    但當劍六現在練成了《枯榮一線法》,領悟了生死輪回大道。這部劍法也綻放出了原本的威力,可怕的威力。

    李悠之前為了恢復,嘗試過用分身給本體傳功。但是靈根并無法接受外來的真氣,哪怕同根同源,性質完全相同。這是靈根本身的特性決定的,它只能接受純粹的靈氣。

    但是靈根給靈氣賦予屬性,形成真氣,本身又何嘗不是一種賦予生命的過程。

    當劍六領悟生死,掌控輪回后。用出的真氣為生,轉生為死,沒有消耗的真氣又能通過詭異的手段,轉為靈氣,頃刻間再送回靈根,又是充盈的真氣。

    當然也不是沒有缺點,消耗掉的真氣,自然也就無法轉化。所以劍六的劍只能硬拼,不能躲。單純躲的話,她能戰到天荒地老。

    但是硬拼李悠接了一招就不敢接了。

    劍六生死輪回的何止是自己的真氣,劍法畢竟是攻伐之術,其最可怕的在于轉化對手的生死狀態。

    《生死兩界劍典》的招式分三重境界,分別是招分生死,人分生死,天地生死兩界。

    但作為李悠最早優化的功法,當時受劍六自身境界的影響,這部功法也只優化出開光期的部分,也就是第一境,招份生死。

    一般的招式分為連招和殺招,但在這部劍典中,招式只分兩種,生招和死招。不是給自己分的,而是為敵人分的。

    生招動,死招斷,也可以理解為后發先至,攪亂對方招式,人為的制造出破綻百出的死招的劍法。

    不但如此,劍六更是憑借枯榮寺的傳承,自身的領悟,在和血屠的戰斗中,硬是自己領悟出了第二境,人分生死。

    這一式劃界式,正是斬滅血屠的那一招,已經不再屬于招式的范疇了,而是和李悠融入么斬絕刀意的斬盡誅絕一樣,是一種意境攻擊。

    意境攻擊的可怕,就在于不受現實世界規則的限制,超脫了武學的范疇。

    這一式劃界式,李悠驚的冷汗打濕后背。有一個瞬間,他已經覺得自己死了。要不是有雷龍舟,連生死邊緣也可遁行,帶著他超脫了出來,這一劍可就要了他的命了。

    打又不能打,躲又不能躲,扛也扛不住,還想什么呢?李悠二話不說,足下輕點雷龍舟,直接逃了。他需要時間,需要好好想想這件事怎么處理。

    遁光一閃,無跡無蹤,先不論如何配合攻擊,但是逃命,遁法絕對是專業的。

    劍六冷然的看向一個方向,蓮步輕邁,一步就是數百米,也不比遁法慢多少,這佛門神通神足通也確實實用。

    兩人不過三兩句話,交手了兩三招,然后就這么干脆利落的走了。留下零陵城出來迎接的一眾人面面相覷,茫然相望。

    “那人是誰?”

    文逸桐臉色有點扭曲猙獰,仿佛從牙縫里擠出了冷冷的一句。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陽光有點發綠,心中莫名的狠意根本按耐不住。

    對啊,那人是誰?一個外圍怎么可能如此強悍,混進來是何企圖?

    “孫奕樓,我沒記錯的話,那人是你保進來的。說,他是什么人!”

    一個精壯的漢子突然醒悟過來,他是威嘉上宗的代表,接待文逸桐前,一個分支的弟子托他關系塞個人進來,出手還挺大方。這種事本也不算什么,區區一個外圍罷了,從來不乏削尖腦袋往這個圈子里鉆的。萬沒想到,塞進來的人卻出了這么大的簍子。這追查下來,自己必須要給個交待的。與其等人查出來,還不如趕緊把孫奕樓這個分支弟子賣了,把自己摘干凈。

    一幫人齊齊轉身,死死的盯著孫大少。

    沒想到孫大少被這么多人盯著,一點都不膽怯,反而突然間腰桿都仿佛挺直了,整個人透著一股傲氣。

    “呵呵,我家教主尊號蕩魔天尊,木子幽。創立煉魔大教,開創武當一門,傳下神功。教主他老人家,游歷紅塵,體驗人間百態,給你們當幾天外圍。爾等凡眼俗胎,也真不怕折了壽。”

    孫奕樓眉頭一皺。

    “什么亂七八糟的,拿下他,好好問問,有什么陰謀詭計。幸虧尊者慧眼識破,否則還不定惹出多大的亂子。”

    那名威嘉上宗的漢子急于撇清關系,聞言,急于表現,一把細長窄刀握與手中,一道劈向了孫大少。

    孫大少也不客氣,手中一桿猙獰長戟帶著一股凄厲的風聲,砸了出去。

    只一擊,刀碎,人飛。

    都是融合期,本來孫大少這分支傳承要差不少,遠不如主脈。所以才要上桿子去參加宗門大比,寄希望于被門內長老相中,回歸主脈,學得更高深的傳承。

    但是現在的孫大少身懷魔功和遁法,得李悠親自傳道,這段時間功力突飛猛漲。魔功就這特點,先易后難,初期增長極為迅捷,否則也不會那么多人欲罷不能了。

    更何況那浮屠血海宗的《七情六欲煉心法》,本就擅長克制沒有專門修煉過靈魂的,勾動七情六欲,影響對手心境。之前老鄭他們輕易被山賊俘虜,就是這個原因。

    孫大少這一出手,周圍的人都莫名感到一陣瘋狂的饑餓,餓到身體都無法控制的虛弱。

    這貨還真不愧是個吃貨,激發的負面情緒正是對美食的貪欲,對吃的渴求。

    那位威嘉上宗的漢子一招沒用完,就被瘋狂的饑餓,弄的身子一虛,真氣渙散,招式走形。那還不被孫大少一擊拍飛。

    “邪門外道,找死!”

    全場唯一沒受影響的,也就文逸桐了。孫大少修煉魔功日短,還影響不到身具浩然氣的儒門嫡傳。

    文逸桐一道浩蕩宏大的劍氣甩出,一模一樣的擊碎了長戟,拍飛了孫大少。

    “控制起來,壓回去,好好拷問。”

    一幫心有余悸的本地子弟,剛從恐怖的饑餓中緩過來,趕緊上去五花大綁,把孫大少捆了個結實,拎著回了城。

    這件事對李悠來說,只是游歷中的小事,他也沒想到自己走后,這幫人會對付孫奕樓。他覺得自己就算暴露了李悠這個身份,也沒什么大不了。而且他現在急著逃竄,也無暇顧及。只是誰也沒想到,就這一件小事,最后能鬧的這么大,大到甚至不亞于血災對這個世界的影響。

    孫大少可不是自己一個人,身邊還跟著通達鏢局負責護送的老鄭等人。老鄭他們雖然也入了武當,學了功法。但他們這些老江湖可不像孫大少那么好忽悠,該學學,該散播散播,工作不能丟。什么千秋大業也沒吃飯重要,所以還是打算穩穩當當的混鏢局。

    他們臨時住在客棧,收到主顧被綁了的消息,大驚失色。這咋好好的竟然得罪了那幫公子哥們,主顧出事,對他們這些鏢師的聲譽影響可是極大的。

    稍一打聽,才知道,竟然是自己那個教主留的坑。這事麻煩了,老鄭他們聯系不上李悠,這時候的李悠還在亡命逃竄,哪顧得上看消息。教主沒指望了,好在武當門還有掌門。老鄭就通過煉魔牌,把事情反饋給了錢初九。

    然后事情就走向了不可控的方向。

    錢初九現在在干啥?剛剛誅滅了第九魔王剩下的幾個魔將,手下的武當門人正全力消化浮屠血海宗留下的那些江湖底層。

    這第九魔王為了對付青霧城的三家圣門分支,手筆可不小。足足擄掠了近四十萬的江湖底層,想要弄成血神子,圍攻青霧城。

    這數量,把錢初九這個第一次手握大權的菜鳥,震的一愣一愣的。同時內心燃燒起了名為野心的火焰,這么多人,這么好的功法,梳理好了的話,絕對是一股驚人的力量。

    但是上手管理,卻發現了一個頭疼的問題。宗門向心力,這幫江湖底層就是一盤散沙,各有各的小心思,典型的屬于那種小聰明不少,大智慧欠乏的類型。

    錢初九不得不反思,為什么之前那幫人那么好管。

    后來想明白了,因為有李悠,李悠的那次傳道,把自己高達神圣的形象深深的刻在了那批聽道的人心中。有了共同的信仰,有了共同的方向,這些人就有了一種無形的向心力。管理起來自然容易不少。

    但是這么多人,總不能再把李悠拽回來講道吧。錢初九很清楚,這份基業李悠根本看不上眼,完全是為了他,才下的功夫。現在交他手里了,又豈能萬事靠李悠。錢初九也是有著自己的尊嚴,自己的堅持的。

    正好老鄭的消息發了過來。

    既然沒有向心力,那就找一個共同的目標。最簡單的,也就是找個夠分量的敵人干一場了。你指望一個殺手出身的錢初九還能想出什么高深的方法。他腦子里怕是只有打,殺二字了。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