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修真小說 > 氪金成仙 > 第296章 大寫的良心!
    “不對呀,你答應的這么爽快,該不會是設了套給我鉆吧?”

    鼓很快冷靜了下來,感覺事情不太對勁,但又說不上來具體是哪里不對勁。

    “我給你設什么套了?”蘇木將手一攤,表情既無辜又無奈。

    “你想要騙我的龍血,還有龍鱗和龍須!”鼓說,不僅聲音拔高,夢境里的深淵之眼也在瞬間變大,仿佛洪荒巨獸的嘴巴,要將蘇木吞噬。

    蘇木依舊很淡定,反問道:“是我讓你拿龍血、龍鱗還有龍須,來換游戲和酒水飲料的嗎?”

    “這……”鼓啞口了。仔細回想,蘇木從始至終都沒有提說過讓他拿龍血、龍鱗以及龍須來當錢使,這些話,都是他自己提出來的。

    鼓哪里知道,蘇木確實沒有主動提說過讓他拿龍血、龍鱗和龍須來當錢花,但話里話外卻是給足了暗示,一步步的引著他,主動提出了‘氪血’的建議。

    氪金暗示本來就是策劃們的必修課,鼓作為一個被關押且沉睡了數萬年的古神,何曾見過這些手段?不一步步的被蘇木牽著鼻子走,才叫怪事呢。

    鼓啞口了,蘇木的表演卻在繼續,他憤憤不平的說:“作為商人,我是出了名的有良心!你要是不信,可以去打聽,誰不夸我一句好?不少人在買我東西的時候,還喊我爸爸,給我上香!我要是沒有良心,他們能認我做父?

    你真當我想要你的龍血、龍鱗和龍須?對,你是神龍,你身上這些東西非常珍貴。可正因為此,才容易惹人注意。拿到這些東西,我不管是自己用還是拿去賣,都很麻煩,一個不小心,便會惹上禍端!

    我是看你著急,才想著幫你一個忙。你不領情就算了,還說我設套坑你。哎,這好人果然做不得。算了吧,還是等下次我進雪山兇地,你把兇獸趕過來換游戲和酒水飲料吧,我不著急的。”

    你不著急,我著急啊!鼓想著。他之前沉睡,還不覺得什么,蘇醒后,便感覺到了被困在牢籠里的諸多不適,甚至活動幅度稍微大一點兒,都會遭到鎖神鏈的限制!雖然他不喜歡動,但好歹得有一個可以消磨時間的東西啊!就那么干趴著一動不動,那他喵的不是龍,是王八!

    除了著急,鼓的心中還生出了一絲歉意,他覺得自己好像真是誤會、錯怪了蘇木。

    這讓他有些不好意思,訕訕的問:“你什么時候能夠再進雪山牢籠?”

    “這個就說不準了。”蘇木據實相告:“原本進入雪山兇地,就是需要接取相關任務才行。最近因為你被‘考古發現’出來了,雪山兇地的重要性被拔高,連帶著執行任務的等級要求也提升了。據說新一批和雪山兇地相關的任務,對參與者的等級要求,最低也得是二級甲等。我現在的修為只是一級甲等,一年半載,怕是進不去了。反正你那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要是等不及,可以找別人嘛。”

    “找別人?你以為是那么容……”

    鼓一急之下,差點兒把心里話講了出來,雖然飛快的閉上了嘴巴,卻已經是無濟于事了。

    蘇木不動聲色,暗道:“果然如此!”他早就在猜測,鼓想要發動信徒,或是以投影分身附體,去給他弄酒弄游戲并不容易,否則也不會跟他在這里討價還價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

    維持分身,需要消耗能量,偏偏雪山兇地這座牢籠,又在不停地蠶食著鼓的能量。被封印囚禁的鼓,不可能時刻維持分身,偶爾一次的消耗,需要休息很久才能恢復。

    以前還有狐妖等兇地里的信徒,幫著他尋覓祭品,可以加速能量恢復。但是現在,前線基地集結了重兵在他被封印的冰層附近,他在兇地里的信徒根本不敢靠近,獻祭更是無法進行。

    至于讓分身附體,就更不容易了!不僅需要消耗很多的能量,同時還得找到適合的身體。要不然,附體后的身軀承受不住壓力,很快就會壞掉。

    鼓找上蘇葉,就是發現蘇葉的身體,很適合他附體。可現在他是不敢打蘇葉主意了,而要找到另一個適合附體的人,又十分困難,畢竟他還被囚禁在牢籠里,無法讓神念全開,滿世界尋找合適的人。

    至于信徒,讓他們做點兒別的事情還行,但要讓他們給自己獻祭游戲和酒水飲料……怕是會讓信徒很迷茫吧?說不定多幾次過后,信徒都會粉轉黑!

    看看別的神靈,不管是正是邪,要求獻祭的東西,要么是很神秘,要么是很血腥。你跑去讓信徒獻祭游戲和酒水飲料?你覺得好意思嗎?信徒又會怎么想?

    鼓在他不多的信徒面前,一貫保持著神秘、威嚴、尊貴的神設形象,這要是崩了,絕對脫粉很多。

    所以這種事,萬萬不能交給信徒去做!

    短短一瞬間里,鼓想了很多,最后覺得還是找蘇木更靠譜。

    龍鱗倒罷了,可龍血、龍血這些對他來說,量多且足,還能再造。拿去換游戲、換酒水飲料,也沒什么不可以的嘛!

    鼓甚至還在心頭自我開導:“我記得之前在一個人類的記憶中,看到一篇醫學報道,說是適量的獻血對身體有好處,我就當是獻血了吧。”

    于是鼓再度開口:“剛才我錯怪你了,不好意思。我認真考慮過了,還是拿龍血、龍須找你換游戲和酒水飲料吧。龍鱗就算了,拔它疼不說,拔掉一片,要很久才能長出新的。”

    “不再考慮考慮?”蘇木問,眉頭微皺,似乎不太想接這單買賣。

    鼓生怕他不答應,趕忙道:“我已經考慮好了,就這么來!”

    蘇木眉頭皺的更緊,但下一秒,他好像聽見了某個聲音,作出了側耳傾聽的樣子,口中還不時應著‘是’、‘好’、之類的話。

    鼓見狀一驚,暗道:“他是在和侍奉的神靈對話?那家伙果然藏在夢境里!這個夢境是我構筑出來的,這里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但他卻能瞞過我,甚至連他說話了我都感覺不到、聽不到……他的實力得是有多強?他到底是哪位大佬?”

    鼓的內心,既驚訝又害怕。他萬萬想不到,這根本是蘇木自導自演的獨角戲……

    飆完演技,蘇木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沖鼓說:“好吧,就用你的龍血來交換游戲和酒水飲料。”

    “好的,好的。”鼓急忙答應,生怕慢了又生波折。

    頓了頓,他又小心翼翼的補充了一句:“我的血是很珍貴的,你可不能宰我!”

    “我是一個有良心的商人,所有貨品都是明碼標價,絕對是童叟無欺!來,我給你看一下大概的價格,你要是覺得貴,可以不買。”

    蘇木抬起手,施展出了【生花妙筆術】,用靈力在這個夢境空間里,書畫出了一個個的畫面與文字。

    這里面有游戲,也有酒水飲料。

    游戲分為了三大塊:單機、網游以及手游。

    單機游戲作價最高,龍血2滴起步,誰讓大部分單機游戲都是一錘子的買賣,除了付費DLC外,缺乏后續的騙氪手段呢,當然要定價高點。

    網游和手游就不同了,游戲免費,這讓鼓大呼良心。

    很顯然,他雖然讀取過人類記憶,看到了一些與游戲有關的內容,卻只關注游戲好不好玩,從來沒有關注玩這些游戲要不要花錢,花了多少錢……

    免費的就是良心?

    如果是點卡制網游還稍微好點兒,像有內購的,以及手游這種,等玩起來,就知道它良心不良心了。

    酒水這塊,蘇木把國內外各種類型的酒,都給列了上去,而且是各種檔次的酒都有。

    最低的,只需要1滴龍血就能換到。

    畢竟是在和古神做生意,蘇木沒敢搞的太過分,他也怕啊,你要弄一瓶紅星二鍋頭,就要鼓給一斤半斤的龍血,能答應才怪!到時候騙氪沒成功不說,還有可能會徹底激怒鼓。

    那可不是蘇木想要的結果!

    騙氪這種事,要你情我愿,才能長久。而且單價低,不代表就不能多騙氪啊,沒見游戲中,手游的比重最高么?等鼓玩上癮了,想要充值氪金,可是只能找蘇木代充的……

    鼓看到蘇木要的龍血,是以‘滴’為單位的后,也很詫異。

    他原本以為,蘇木怎么也要宰他一刀,也做好了被宰的準備,只要別宰的太狠就行,沒想到蘇木居然這么的‘溫柔’。

    2滴血就能換到一個游戲,1滴血就能換到一瓶酒。

    在鼓看來,這真的是很良心了。他要是一條母龍,每個月流的血都不止這么點。

    這個叫做蘇木的人類,果然如他所說,是一個良心商人!

    鼓當然知道他的血很珍貴,卻依舊覺得,拿幾滴血就能換到好東西,是很值的!畢竟他本體那么大,別說幾滴血,就是給個幾斤、幾十斤血,也是完全無所謂的。

    鼓對標價很滿意,只是有一個地方很好奇。

    “我看這里面有好些游戲以及酒水飲料后面,有個-50%、-30%之類的標注,這是什么意思?”

    “噢,這是限時優惠的打折幅度。”

    蘇木露出了‘G胖的微笑’,介紹了起來。

    “-50%,就是限時優惠50%。比如這個游戲,原本的定價是4滴血,在限時優惠期間,你只需花2滴就能換到。怎么樣,是不是很劃算?類似的優惠活動,以后經常都會有,買到就是賺到,千萬不要錯過!”

    “怎么還是賺到呢?”鼓有些不解。

    “怎么不是賺到?”蘇木說:“還是拿這個游戲舉例,它平時要4滴血,優惠后只需2滴,你說少給2滴血,是不是就等于賺到了2滴?”

    “好像是……”

    “所以說,凡是優惠打折的東西,別管有沒有需要,先買了再說,反正不會虧,買的越多,賺的就越多。我給你說,這比什么理財產品都好!”

    鼓聽的連連點頭,覺得蘇木講的很有道理,同時又困惑的問:“你這么搞,不怕虧本嗎?”

    虧本?呵呵,看來你口口聲聲說自己的血珍貴,卻并不是真的清楚,你的血到底有多貴……

    蘇木心中這么想著,嘴上卻說:“我是良心商人,賺錢是次要的,服務好消費者,才是我的追求!”

    “好良心啊!”鼓發自內心的贊嘆道。

    目光則緊緊落在了酒水飲料上。

    這些東西他肯定喝的多,如果天天都有優惠活動的話,他覺得自己能把蘇木喝到破產!

    雪山兇地的冰層里,鼓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很是亢奮的說:“這些酒,先每種給我來一瓶,讓我嘗嘗味道,看哪一種更合我的口味!”

    雖然表上列出的種類、品牌很多,但價格‘便宜’,鼓表現的很豪氣。

    “沒問題。”蘇木應道,他很開心,只用游戲和酒水就換到了龍血,簡直不是一般的劃算!

    而且鼓要是真的沉迷游戲,自己也算是立了大功啊。

    一個游戲死宅古神,危險系數再高也有限吧?

    “我回去就給你準備。弄好了后,該怎么交貨給你?”

    “這個簡單。”鼓說,“還記得你之前見到的那只葫蘆嗎?等你備齊了東西,就用那葫蘆召喚我,我會來取走貨物,并且給你龍血的。”

    蘇木皺眉道:“那只葫蘆,不會惹來懷疑吧?”

    鼓說:“放心吧,那葫蘆只要不激活,旁人看著就是只普通葫蘆,絕對不會有懷疑。你不用的時候,甚至可以把它放進空間法器里,就更不會被人注意了。”

    蘇木放下了心:“那就好。”

    鼓當即把葫蘆的用法教給了蘇木,又叮囑回去后早點兒把酒水飲料給他,他已經饑渴難耐了。

    “沒問題,如果順利的話,明天就能先給你一批酒。”

    蘇木一口答應,他其實比鼓還要著急,畢竟能換到龍血啊!

    “謝謝啊!”鼓衷心的致謝。

    蘇木擺了擺手:“為消費者服務!”

    買賣達成,聯系方式也有了,鼓告辭離去。

    他一走,夢境空間立刻崩潰消散。

    蘇木的意識,也跟著回到了現實世界……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