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788章 冰窟死地
    又殺死一個圣使,楚源越發小心。

    威克士則有點高枕無憂的樣子,他竟然把一些干糧丟了,以便用來裝戰利品。

    “繼續走吧。”楚源不多留,提高警惕前進。

    兩人一前一后,由于威克士裝了太多戰利品了,他步伐落后了一些,在楚源十幾米之外。

    楚源時常需要等他,也就當休息了。

    如此又前進了半小時,兩人近乎力竭,然后又遭到了襲擊。

    這一次楚源受了點傷,手臂被劃破了。登山服也裂開了,寒氣直灌。

    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他無法更換衣服了,被他殺死的圣使衣服也早就裂開了。

    威克士提議“首領大人。你穿我的吧,我們換一下。”

    “沒必要,在這里換衣服會被凍僵,我們加快腳步即可。”楚源不浪費時間,他用繩子綁住裂口,加快了速度。

    威克士也使出了吃奶的勁兒,拖著背包前進。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巖石稀少了起來。而時間也快到傍晚了。

    在這里可以看到納維亞雪山的山巔了,看起來很近,但估計還得爬好幾天。

    楚源靠著一塊巖石坐下,感覺左手冷得發麻了。

    他是想在途中再殺圣使。搶登山服的,沒想到一路都沒有遇到了。

    人越來越少,估計被亞當尼斯殺了很多。

    尋思間,后方的威克士忽地尖叫“首領,快看!”

    楚源看向前方,只見那風雪之中走出一道模糊的身影,是個男人。

    他竟在下山!

    楚源瞳孔瞇了起來,那是亞當尼斯。

    威克士也認出了,不由嚇得驚叫“是亞當尼斯,完了完了,他回來殺我們了!”

    亞當尼斯已經找不到人可殺了,他原路返回,尋找其余幸存者,遇到了楚源。

    “喲,真是好運,可算逮到你了。”亞當尼斯從風雪中露出臉來,他一身血跡,全都凝結成冰了。

    楚源起身,指尖的匕首緩緩轉動著。

    亞當尼斯完全不把楚源放在眼里,他掃了一眼威克士鼓鼓囊囊的背包,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看來你們收獲也不錯,可惜你們只能走到這里了。”亞當尼斯猛地沖鋒,宛如水上飄一樣,駭人無比。

    楚源吃了一驚。這亞當尼斯太猛了,已經有神榜的風范了,他在雪山上似乎完全沒有受到阻礙!

    威克士調頭就跑,屁滾尿流。

    楚源一躍而起,匕首橫空,斷水流!

    咔地一聲,匕首斷裂,楚源翻滾在雪地上,而亞當尼斯穩住身體,一拳轟向地面。

    他完全就是雪山怪獸,無視風暴的阻礙。

    楚源翻身而起,兩指并起。橫切亞當尼斯的腋下。

    “呵,東方人的功夫可真搞笑。”亞當尼斯任由楚源切腋,他整個人徑直撞來,把楚源撞翻。

    楚源滾落了數十米,抓住一塊巖石才穩住身體。

    下方是陡峭的雪坡,一旦落下去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亞當尼斯殘忍笑著“你的腦袋我可不舍得放棄。”

    他踩著雪滑下,雙拳如鐵錘,轟擊楚源。

    積雪在抖動,兩人近戰,打得雪花四濺,砰砰聲不絕于耳。

    又是一次轟擊,楚源再次滑落十余米。雙腿夾住了巖石,雙手朝上一拍,轟在亞當尼斯的胸口。

    這一招回頭望月出乎意料,楚源逮住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亞當尼斯痛哼了一聲,當即勃然大怒。

    他整個人撲過來,竟是將楚源扣住了!

    兩人都夾住巖石,身體扣在一起。

    楚源當即無法動彈,而亞當尼斯殘笑“我不止是七國領主,還是近戰之王!”

    轟地一聲,亞當尼斯的指骨砸在楚源腦袋上,楚源一陣眩暈,視線都模糊了。

    亞當尼斯之威,實在可怕!

    匆忙之間,楚源奮起余力,一頭撞在亞當尼斯的腦袋上。

    這是兩敗俱傷的打法,楚源腦袋嗡嗡作響。天旋地轉。

    亞當尼斯也不好過,他手腳無力,腦袋在充血。

    兩人都有些眩暈。

    “首領大人!”這時,上方積雪滑落,卻是威克士回來了。

    楚源艱難叫道“威克士,殺了他!”

    亞當尼斯也反應過來,他又給了楚源一拳,嘶啞道“威克士,你知道該怎么做!”

    “是!”威克士兇悍滑下,一腳踹在了楚源臉上,同時拉住了亞當尼斯。

    楚源都沒反應過來,脖子幾乎斷了,身體如斷線的風箏,無力地朝下方滾去。

    威克士這一腳太狠了,踹得楚源鮮血直流,根本穩不住身子了。

    伴隨著積雪,楚源滾落了數百米,一頭栽入了山體裂縫中。

    “哈哈哈,首領大人,我不止跟你合作。我還跟亞當尼斯合作哦。”威克士的大笑聲傳遍雪坡。

    “閉嘴,會引起雪崩的!”亞當尼斯罵了一聲,朝著上方爬去。

    威克士忙閉了嘴,諂媚笑道“亞當尼斯大人,我幫你殺了東方殺神了,我們是最后的勝者。”

    “是么?”亞當尼斯露出奇怪的笑。

    威克士身體一僵,忽地冷笑“我剛才去把頭顱全部藏起來了,我有六個頭顱。如果你殺了我,你永遠找不到那六顆頭顱。”

    “一定還要別人活著,他們的頭顱數量未必比你少,你必須依靠我的六顆頭顱!”威克士咬牙切齒。“你先上山巔,我隨后上去,可以送你五顆。”

    亞當尼斯笑了,笑得很贊許“威克士。你真的不簡單,利用了東方人,還敢威脅我,不錯不錯。我喜歡你這樣的人。”

    “謝謝,請你先走!”威克士冷聲道。

    亞當尼斯聳聳肩,揉著腦袋沒入了風雪中,他真不敢殺威克士。

    威克士松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雪坡下的深淵,露出了得意的笑。

    那深淵裂縫中,寒意刺骨,堆滿了積雪。

    楚源一頭栽在積雪上,渾身都散架了。

    他沒有死,但力氣耗盡了,而且登山服的裂口越來越大,寒意已經沖到了他胸前。

    溫度在流逝,楚源艱難地哈著氣,眼角余光瞥向上方。

    這是一道深度超過三十米的裂縫,寬不過幾米,兩邊都是冰山峭壁,根本無法攀爬。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外部援手,楚源不可能逃出去。

    這是冰窟死地!

    “哈……”楚源渾身打哆嗦,扭轉僵硬的脖子,掃視冰窟之內,看到了不遠處的積雪下有一抹亮色。

    那是一具無頭尸體,估計被殺后摔了下來。

    楚源升起了希望,待得手腳緩和了一些趕緊過去扒尸體。

    尸體的登山服也破損了,但比楚源的要完好,而且,尸體背上還有背包,里面有食物。

    天不絕人路!

    只是這冰窟死地,該如何上去?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