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盛總,你老婆又鬧離婚了 > 第695章 愿以大王腰間寶劍,自刎君前
    盛燁霖說完也意識到,他的身份不應該說這些,重新道:“媒體斷章取義,若汐被誤會了。”

    盛南凌皺眉:“好,我知道了。”

    盛南凌一心在有人攻擊自己的老婆,到沒有注意到盛燁霖那一句飯圈用語。

    翻開手機,他了解情況后,眸色微沉,眉頭怒意的擰起,幾秒舒展開了。

    賀臨以為盛爺得立馬出擊,但是并沒有,他問:“唐瑾瑜生日還有幾日?”

    “請帖已經收到了,還有九天。”

    盛南凌和賀臨都清楚,這場生日宴到底意味著什么。

    是唐瑾瑜的最后施壓,要他放過葉成鶴或者娶了妍洛音,這兩者,盛南凌都不會選擇。

    盛南凌的眼眸如流水般沉寂,他說:“那我盛南凌,就帶著夫人,去見他。”

    賀臨深知此時不敢出任何的差錯,“這幾日,葉書翼和顧景軒都跑不了,只是……唐夜舟和太太……”

    “你是說緋聞?”

    賀臨點頭:“是的,感覺有人挑撥盛爺你和唐夜舟之間的關系。”

    妍洛音已經知道蘇若汐的身份,不會錯過任何插手的機會。

    “我和唐夜舟關系破裂,確實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盛南凌淡淡的說,帶著鉑金鉆戒的手,放在膝蓋上輕輕的敲打了幾下,過了幾秒,盛南凌問:“陸忘顏可還好?”

    想到陸忘顏,賀臨嘴角狠狠的一抽,自從上兩次惹了盛爺,回國這段時間,被看押起來了。

    “他日子過得不錯。”

    盛南凌看著窗外上空的景致,晴空萬里,頭也沒回,“應該是相當愜意。”

    賀臨:“……”

    對,確實相當愜意!舒服得跟一個退休老人一樣,養花逗魚,沒事兒用單反相拍vlog,讓人羨慕。

    “把這件事告訴陸忘顏。”盛南凌收回了眼神,“關不了他太久的,有人想要見他。”

    賀臨懂了:“你說的是費吉。”

    “北島那個富裕之地,陸忘顏不回去,有人想要他回去。”

    一座中式庭院里。

    園中花樹枝頭,如水墨畫般生長,古韻十足。

    陸忘顏躺在竹條搖椅上,墨鏡夾在筆挺的鼻梁上,極為愜意地曬太陽。

    旁邊矮幾上,放著水果拼盤,可樂酒水;一個老樣式的留聲機正放著京劇《霸王別姬》中虞姬的橋段,青衣角兒唱著:“愿以大王腰間寶劍,自刎君前……”

    陸忘顏嘴角彎著,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沒睡著,當真是退休生活。

    賀臨進來,就看到這一幕,心中怒罵:欺人太甚!

    走近后,賀臨坐在他身旁的空位上,“你度假結束了。”

    沒幾秒,那似睡著的人,嘴角一動,聲音帶著一絲輕快和隨意:“盛南凌抓到我哥了?”

    “沒有。”

    “哦,那放我出去,不是壞事兒嗎。”

    留聲機咿咿呀呀的吵著人心煩,賀臨關了,“這件事關乎你。”

    “我?”

    “北島來人了。”

    陸忘顏笑容度沒有變一下,“關我屁事?”

    “好,不關你的事,但用你媽的錢,怎么用得那么心安理得呢?”

    陸忘顏是一個土豪,真正的大土豪,蘇若汐和他短暫接觸,就深切的感受到這點。

    如果說只當流量明顯,掙的錢根本就不夠陸忘顏霍霍,他本人也沒有開公司,跟泣尋風的諾曼家族也沒有聯系。

    錢不可能從天而降的,更不可能去搶。

    而是,陸忘顏有一個免費的金庫——他親媽的家族!

    全球家族排行榜上,論富裕程度實至名歸的第一,即便是第二,也拉開的極大的差距。

    這也是為什么,泣尋風曾經說過,陸忘顏的母族無人能及,論富有,無可匹敵,不但如此,還有身份……

    陸忘顏不屑一笑:“這有什么,誰讓他們有礦呢,心甘情愿給我錢,我哪有不用道理呢?”

    “好吧,費吉你不感興趣,那么有一件事你總會感興趣的。”

    陸忘顏重新打開留聲機,正是霸王項羽的橋段:“妃子你……你不可尋此短見!”

    陸忘顏笑:“我不抱有期待。”

    賀臨語出驚人:“項易微被人給綠了。”

    陸忘顏不說話了,嘴角裂開,關掉了留聲機,看著賀臨,道:“你繼續。”

    “看你的樣子,要去殺人?”

    “哪有,我在笑呢,綠項易微的是女人還是男人啊?”可以說,陸忘顏的聲音是相當的溫和,聽起來極為的性感。往往變態就是這類型的!

    “你要怎么做?”賀臨感嘆,人總是有一個命脈,為之激動,為之瘋狂的存在。

    “女的當然是勾引過來,男人的話……”陸忘顏取下墨鏡,深邃的五官輪廓,此時眼底涌動著幽深的光:“唐夜舟喜歡男人?”

    “你覺得可能嗎?”賀臨外交官的溫和:“期待落空了?”“是,唐夜舟要是喜歡男人,他跟項易微就是假的。”陸忘顏到底是承認了,他道:“既然如此,帶我走吧,但愿跟唐夜舟搞在一起的女人,長得漂亮點,這樣我才下得去口

    。”

    賀臨被陸忘顏和項易微這兩人的相處模式,折服了。

    有些時候,兩人好像是相愛的,可是又有時各玩各的,各睡各的,似乎就是玩玩,哪里認真了?

    項易微當初可是把唐夜舟都睡了,現在成了男女朋友自然不必多說。

    陸忘顏更不是虧待自己的人……“我騙你的,蘇若汐被說成的小三,其實她只是跟唐夜舟談劇本。”賀臨看著陸忘顏那難看下來的臉,心理賊樂:“我們自己人清楚,但是網友不知道,項易微遭到背叛,被

    說得很凄慘,你應該是不能忍的,對嗎?”

    陸忘顏勾唇,笑得邪性:“這得是看誰了,如果是蘇若汐,我能忍,估計盛南凌不能忍吧。”

    “盛爺能忍。”

    陸忘顏笑了:“你確定?”

    “確定。”賀臨說:“可能盛爺覺得讓你知道,他可以忍久一點。”

    “互相相害啊。”陸忘顏頓時樂了,端上可樂,喝了,招手:“我手機呢?”

    賀臨將手機遞給他,陸忘顏翻了翻微博,帶著笑刷微博,刷完后,笑容全沒了。

    第一是因為項易微被三導致的各種嘲笑。

    第二是賀臨騙他。

    陸忘顏跟賀臨四目相對:“你他媽告訴我,這些內容,盛南凌能忍?”

    “別生氣,你‘退休’的日子,盛爺和太太經歷了很多。”

    陸忘顏罵道:“盛南凌真是個狗東西!”

    消氣完,陸忘顏平靜了:“盛南凌他讓我干什么?”

    “你加把火,事情越亂越好。”

    電光火石之間,陸忘顏似乎想到了某種可能:“不會盛南凌要和蘇若汐公開了吧,這是造勢?”

    “可以啊,你不愧是盛爺都認可的高智商。”

    “你滾!”

    陸忘顏捏著手機,給項易微打了一個電話,接通后,陸忘顏說:“想我了沒?”

    “你哪位?”

    陸忘顏:“……”

    下一秒,電話掛了,陸忘顏埋著頭,從兜里摸出來一個鉆戒盒,正是從蘇若汐借來的戴妃紫鉆。

    紫色的鉆石,確實奪目。

    陸忘顏一把將它扔了,消失在人造假山里面。

    賀臨急了:“那是盛爺送給太太的,你憑什么扔了?”

    說著,就去找,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回來的時候,陸忘顏躺回了藤椅上,重新夾起墨鏡,曬曬太陽:“你也看到了,我在影后眼里,就是個屁,她有沒有被三,關我屁事,好走不送,我已經愛上了退休生活。

    ”

    賀臨只得走了。把這一切告訴了盛南凌,盛南凌說,“他會坐不住的,陸忘顏對感情不屑,但走近他心的,抓住了,就不會放手了。”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