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農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寵不停 > 第863章 不讓自己吃虧,才是最重要的
    第863章 不讓自己吃虧,才是最重要的

    第863章 不讓自己吃虧,才是最重要的

    做生意的事情跟顧公子合作,當然事半功倍。

    薛雙雙如今學會當甩手掌柜,把腦子里的想法跟顧恒一說,就萬事不管。

    沒過兩天,薛雙雙世子夫人的誥命果然下來了,候府一片喜氣洋洋,下人們領了三次賞,比世子回來的時候,領的賞賜還多。

    畢竟 世子回來的時候,只有陸夫人一個人放賞,而現在,除開得了誥命的世子夫人自己放賞,世子和陸夫人兩個也同樣賞了下人。

    候府下人們拿著厚厚的賞錢,比過年還高興。

    陸夫人決定辦個宴會,給薛雙雙慶祝。

    薛雙雙不想大張旗鼓,跟陸夫人說要不自己一家人熱鬧一下就算了,陸夫人笑道:“雙雙你這傻孩子,這種大喜事怎么能不大操大辦呢?”

    “本來這個宴會,應該你們回家的時候要辦的,之所以拖到今天,就是為了等你這個世子夫人的誥命頒下來再說。”

    “湛兒是永寧候府的世子,你是湛兒明媒正娶的媳婦,是永寧候府的世子夫人,是這個候府的主人,于情于理,我都要把你介紹給京中其他的夫人們認識。”

    “但是雙雙你也知道,這世上的人大多都庸俗不堪,他們看到的都是極其表面的東西。”

    “你和湛兒之間的婚事,在他們眼里不被看好,可能還會在心里惡意揣測,候府什么時候解除你和湛兒的這門婚事。”

    “所以當時,應該給你們辦的接風宴,就一直擱置著。”

    “可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你世子夫人的封誥已經下來了,就等于這門親事在皇上面前過了明路,不能再輕易解除。”

    “當然了,這個也不是說就一定不能解除婚事,但是有朝廷的誥命做保障,至少在這門婚事沒有被解除之前,你就是無可更改的永寧候府世子夫人。”

    “這個時候,我們辦個宴會好好慶祝一下,也把其他夫人們,都認識一下我們候府的世子夫人。”

    陸夫人這么安排,已經把方方面面全都考慮到了。

    薛雙雙這才恍然大悟,她就說,姜湛回歸候府這么大的事,陸夫人怎么也不辦個宴會慶祝一下,原來,他們是為了考慮她的處境和心情。

    其實薛雙雙并沒有陸夫人和姜湛他們想像中的那么脆弱,那些風言風語,更影響不到她的心情。

    因為沒有人比她自己明白,她能有今天的安穩生活和感情,并不是只靠著大家以為的“運氣好”三個字得來的,而是憑她自己的本事,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

    只是,陸夫人和姜湛能為她考慮到這一點,薛雙雙還是非常感動。

    薛雙雙點頭道:“好,我聽娘的,到時候一定不給我們候府丟臉。”

    陸夫人大笑:“你這孩子就是心思重,候府的臉哪有那么容易丟?”

    有些不懷好意的人,巴不得用候府的臉面做為突破點,來給人難堪。

    陸夫人正色道:“你應該記得不讓自己吃虧,才是最重要的。”

    薛雙雙認真道:“娘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自己吃虧的。”

    宴會既然要大辦,要請的客人就不能只是平常交好的那幾個,除了已經撕破臉不再往來的人家,其他人家都得送上拜貼。

    這個宴會不僅僅是慶祝薛雙雙得封世子夫人,同時,也是正式向京城貴勛圈子宣告永寧候世子的存在。

    所以宴會那天,請來的不僅僅有后宅的夫人小姐們,還有京城各個高門大族的青年才俊。

    好在,永寧候府的地位足夠超然,京城里能跟候府相提并論的門第不多,除了皇室宗親,滿打滿算也就那么十幾二十家。

    夫人們這邊的拜貼由陸夫人寫,而給各家公子少爺的拜貼,就讓姜湛送出去。

    這其中,自然少不了陸夫人的娘家鎮國公府。

    陸夫人還問薛雙雙:“雙雙有沒有什么想邀請的人?你的親戚朋友,要是有,就讓人送貼子過去。”

    像朱家和孔家,以他們的門第,確實夠不上永寧候府宴會的資格,只是,若作為薛雙雙這個世子夫人的娘家親戚,倒也勉強夠格。

    然而薛雙雙并不承認這兩門,有點風吹草動,就急著跟薛順斷絕關系的親戚。

    薛雙雙對陸夫人笑道:“娘忘了,我爹娘帶著兩個弟弟妹妹回白溪村了,除了在松風書院讀書的弟弟薛石,在京城沒有其他親戚。”

    陸夫人也想到當時朱家跟薛順強行斷親的事,拍了拍薛雙雙的手背,道:“沒有就算了。”

    薛雙雙想了想道:“娘,我倒是想請個小姑娘來做客,就是不知道,這樣冒然請她上門,會不會讓她覺得不自在。”

    難得聽到薛雙雙說有個想請來做客的朋友,陸夫人不由來了興趣,問道:“你想請誰?”

    薛雙雙道:“工部員外郎程大人家的小姐,程幼薇。”

    陸夫人的記性一向不錯,薛雙雙這么一說,她就想起來了,這個程幼薇,就是當時在燈會上,跳出來指責鄭小姐的那個圓臉姑娘。

    想到小姑娘一本正經的說,是鄭小姐自己把臉挨到薛雙雙手巴掌上,擋了薛雙雙的巴掌,得給薛雙雙道歉的時候,陸夫人也不由輕笑一聲,道:“那倒是個有趣的姑娘,我記得她。”

    陸夫人知道薛雙雙的顧慮是什么,五品員外郎的官職確實低了些,怕到時候上門做客,被人欺負。

    陸夫人想到這里,對薛雙雙霸氣道:“雙雙盡管下貼子請來便是,永寧候府的宴會,總不會跟杜太師府上老夫人生日時候一樣,讓客人被人踩著撞著,還得賠禮道歉的道理。”

    薛雙雙聽懂陸夫人的意思,抿嘴一笑:“好的,那我等會兒就寫張貼子,讓人送去。”

    陸夫人想了想又道:“她家里可能不放心讓她一個小姑娘來,再讓湛兒給他兄長下張貼子。”

    薛雙雙笑得眉眼彎彎:“好。”

    陸夫人寫貼子的時候,是拉著薛雙雙一起的,趁機告訴她,這些夫人家中互相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誰和誰是姻親,誰又是同一個派系的,說得非常詳細。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