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極品神醫闖都市 > 第744章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
    “小穎,阿姨的病怎么樣了?”關杰關切地問道。

    “還是老樣子。”關小穎苦笑道。

    王一凡見關杰對關小穎似乎也挺關心的,心里有些不解。

    不是說關家的人對關小穎跟她母親都十分刻薄嗎?

    “哥,先不跟你說了,我還要帶一凡哥去幫我母親看病呢。”關小穎心里掛念著自己母親的病情,又說道。

    “好。”關杰也知道王一凡的醫道實力,點點頭道,隨后就跟王一凡告了別,轉身走了。

    “咱們去醫院吧。”王一凡站起身來,說道。

    關小穎點點頭,跟著王一凡走出了酒店大門。

    上了一輛出租車之后,王一凡忍不住說道,“小穎,原來你也是燕京關家的人。”

    關小穎臉色很冷淡,搖搖頭,“我跟關家沒有任何關系,當初我媽一生下我,他們就把我們娘倆趕出了關家,我媽當時無依無靠,為了養活我很努力地工作,這才勉強地在這座城市里生存了下來,不過也因此落下了病根。”

    “不過看起來,關杰似乎還挺關心你的啊。”王一凡又說道。

    “沒錯,在關家,估計也只有我哥才對我好了。”關小穎臉上這才綻放出一絲笑顏,心里涌出一股溫暖,“我哥這人雖然看上去不靠譜,喜歡逛夜店和酒吧,搭訕女生,但其實心真的很好,前些年我媽住院做手術,我手里沒錢,還是我哥替我交的醫藥費和住院費,不然,光靠我賺的那些錢,根本就不夠。”

    王一凡暗暗點頭。

    看來關杰這家伙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有人情味。

    “后來我哥幫我的事情被他母親發現了,斷了他平時的錢,他手里沒有現金,就用信用卡去取現幫我承擔費用。”關小穎又說道,眼里盡是感激之色,隨后莞爾一笑,“所以你別看我哥平時花錢大手大腳,但刷的其實都是信用卡,身上一分錢現金都沒有。”

    “關杰確實不錯。”王一凡也贊賞道。

    “不過現在我已經有了足夠多的錢,不需要我哥再幫我,可惜,我媽的情況依然不容樂觀。”關小穎暗暗一嘆。

    “放心,不會有事的,不就是急性白血病嗎,有什么大不了的。”王一凡毫不在意地說道。

    見王一凡如此說,關小穎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王一凡都說沒問題,那就肯定沒問題。

    之后兩人就到了燕京第一醫院,也是燕京最好的公立醫院。

    關小穎直接帶著王一凡朝著住院部的高級病房而去。

    兩人進了病房之后,王一凡掃了一眼病房里的設施和擺設,心里暗暗點頭,這是一間獨立病房,只有一張病床,里面的醫療設施也十分繁多和先進,可見住在這里一天的價格絕對不低,看來關杰這些年沒少花錢啊。

    此刻病床之上躺著一個中年婦人,臉色蒼白,瘦削得嚇人,不過五官卻依舊頗為秀美,可見年輕時必定是一個大美人,眉宇間隱約還有關小穎的樣子。

    中年婦人睡得十分安詳,也許只有在睡夢中才能忘卻病痛。

    關小穎走到病床前,滿眼柔情地看著病床上躺著的這個中年婦人。

    王一凡也仔細地觀察著病床上躺著的孟安茜,暗暗點頭,隨后又走到她的病床邊,翻了翻她的眼皮,又將她的手從被窩中掏了出來,把了把脈。

    “一凡哥,我媽情況到底怎么樣?”關小穎連忙問道。

    王一凡正想開口,這時候兩個穿著白大褂,醫生模樣的人走了進來,一個中年男子,一個年輕人。

    “你是什么人?病房是能隨便進的嗎?”為首的中年醫生看到王一凡,眉頭一皺,陰沉著臉說道。

    王一凡只是淡淡地看著他們,并沒有說話。

    關小穎趕忙解釋道,“白醫生,這是我一個朋友,精通醫術,所以我請他來給我母親看看。”

    “簡直胡鬧!”白定冷聲道,又不屑地掃了掃王一凡,“精通醫術?這小子一看也就二十歲的年紀,能精通什么醫術?”

    他自然不相信眼前這個年輕得過分的年輕人醫術有多么厲害。

    在他看來,這小子多半是來招搖撞騙的,如果這樣的人都能治病的話,那他這些年豈不是就白活了?

    “就是,關小姐,你媽媽的情況很糟糕,怎么能隨便帶個人過來折騰呢?”身后那個年輕醫生也語重心長地說道,只是冷冷地瞥了王一凡一眼就沒再理會他。

    “你們又怎么知道我不會治她的病?”王一凡眉頭一皺,看了看病床上的孟安茜,淡聲問道。

    “笑話,還想治孟安茜的病,她什么病你知道嗎,急性白血病,連我們醫院用最好的醫療條件都只能勉強穩住病情,想要痊愈遙遙無期,你以為你是誰?”丁翰嗤笑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張口就敢說自己會醫術,別在哪個不入流的醫學院學了幾年就敢說大話,趕緊給我滾,不然我讓保安轟你出去了。”

    作為燕京醫科大學剛畢業的大學生,他自然不會將王一凡放在眼里。

    白定很不耐煩地沖著王一凡揮了揮手,像是驅趕蚊蟲一樣,“讓他趕緊走,別耽誤了我們治療。”

    孟安茜的情況比較特殊,急性白血病之外還有一些伴生疾病,所以比一般的病人更加棘手,因此他心里很急躁,心情本來就不怎么好,如今碰到一個小子過來觸他眉頭,他當然要趁機發泄一下。

    “小子,聽到沒有,讓你滾啊。”丁翰催促道。

    他看得出來自己的導師很憤怒,對這小子十分不滿,因此說話自然不會客氣。

    白定是科室主任,如果自己能討得他的歡心,實習期之后必定能留在這家醫院。

    “你們醫院的人平時就是這樣說話的?”王一凡抬了抬眼,挑眉道。

    “不然呢,還指望我們給你倒茶送水嗎?”丁翰冷笑道,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王一凡。

    這小子腦子是秀逗了吧,以為自己是傅家的人還是關家的人,簡直自取其辱。

    白定也冷笑不已,冷漠地看著王一凡。

    見這兩人想要趕走王一凡,關小穎急忙說道,“白醫生,請相信我,我這位朋友真的很厲害。”

    “關小姐,你別被這小子騙了,說自己會醫術,但不過只是想騙取你的好感而已,社會上這種小流氓我見多了。”丁翰滿眼鄙夷地看著王一凡。

    關小穎有點急了。

    王一凡見這兩人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怒極反笑。

    現在的醫生都這么狂妄了嗎?

    這時候三個人緩緩走了進來,看到病房里劍拔弩張的三個人,為首的那名白大褂老者皺眉道,“你們這是在干什么?”

    白定跟丁翰兩人看到院長進來,連忙圍了上去。

    “院長,這小子不知道從哪兒來的,說能治好孟安茜,我當然是不信,所以就想把他轟出去,可是他卻死賴在這里不走,我正想叫保安將他轟出去呢。”白定趕忙說道。

    劉安看著王一凡皺了皺眉。

    他對此自然也是不信的。

    “小伙子,醫院重地,不可兒戲,你還是離開這里吧。”劉安和顏悅色地說道,態度十分溫和。

    “院長,干嘛對他這么客氣,照我說,我們就該直接把他轟出去,眼不見心不煩。”丁翰連忙說道。

    劉安不滿地看了他一眼,丁翰于是就不敢說話了。

    “還是那句話,你們怎么知道我治不好她的病?”王一凡看了看孟安茜,淡淡說道,“根據我的觀察,我朋友的這位母親應該不僅僅只是急性白血病,而且還引發了肺部感染,所以你們解決起來才會如此麻煩。”

    聽到這話,劉安等人頓時就驚呆了。

    孟安茜的情況的確要比一般的急性白血病人更加棘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肺部感染,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孟安茜根本就沒辦法承受接下來比較猛烈的治療,正因為如此,之前的治療都相對來說比較溫和,療效自然也比較小。

    可是孟安茜現在的情況本來就不容樂觀,體質很差,沒辦法用常規方法來治療其肺部感染,否則孟安茜隨時都可能死掉。

    而且,這是他們經過好幾輪的診斷才發現的,這小子竟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白定也驚訝得無以復加。

    不過丁翰經過短暫的震驚之后,很快就鎮定下來,冷笑道,“哼,一定是剛才這小子碰巧瞧見了白主任手里的診斷書和病歷單,所以才知道的。”

    王一凡哼了哼,“他手里的這些文件一直都拿在自己手里,我是能看穿它嗎?”

    丁翰頓時語塞。

    劉安心里卻是暗暗一動,這小子難道真有本事?

    “你真能治好孟安茜?”劉安試探著問道。

    他們醫院現在對孟安茜是有些無可奈何了,如果繼續拖下去,只怕就真的會被拖死。

    “我想,你更想問的是,我能不能治好她的肺部感染對嗎?”王一凡撇了撇嘴。

    劉安被看穿了心思,不過卻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點點頭道,“沒錯,我們現在唯一的難點就在于她肺部感染的問題。”

    “院長,您不會真的相信他有這本事吧?”白定驚聲道。

    “你能一眼就看出來孟安茜的情況?”劉安瞥了瞥他,淡淡問道。

    白定頓時無話可說,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他自然是不能的。

    他猜測這小子會不會是碰運氣下毛撞上了死耗子,不過隨后他就搖了搖頭,如果這種事情能靠碰運氣來解決的話,那醫院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關小穎聽著他們的談論,又見王一凡一臉淡定,心里更是安定了幾分。

    “我當然可以解決她肺部感染的問題,不過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們是怎么處理的?”王一凡饒有興致地問道。

    “哼,你不會是內強中干,想套我們的處理方法吧?”丁翰嗤笑連連。

    “那請問你們治好了嗎?”王一凡直接反問道。

    丁翰又語塞,說不出什么來。

    劉安對孟安茜的病也十分上心,參與了頗多,十分了解其進展,又說道,“肺部感染本身并不是什么大問題,用常規手段就可以解決,只是出現在這位病人身上就嚴重多了,因為急性白血病的緣故,造血干細胞壞死,所以她被感染的肺部沒辦法通過藥物來治愈,只能做肺部穿刺,想通過這種方式切除被感染的部分,但是——”

    “但是效果不佳?”王一凡皺眉。

    “嗯。”劉安無奈地點點頭。

    “你們覺得以她現在這樣的情況,能進行肺部穿刺嗎?她根本就承受不了肺部穿刺帶來的傷害,據我猜測,如果你們再對她進行兩次肺部穿刺,她必死無疑。“王一凡冷聲道。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