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風雨大宋 > 第33章 舊人重逢
    從樊樓出來,已經繁星滿天。看著樹上飄下的落葉,杜中宵道“不知不覺,就到了秋天,一年又要過去了。這些年的日子就是這樣,不知不覺,一年就到了頭,也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

    韓絳笑道“世事本就是如此,活來活去,不過是熬日子罷了。”

    眾人一邊說著,一邊向南行去。此時正是城里熱鬧的時候,街上行人如織。到了御街,各種攤販叫賣聲此起彼伏,其間夾雜著婦人小兒的盈盈笑語。

    到了州橋前,眾人分別,各自歸家。

    送別了眾人,杜中宵站在州橋前,看著繁華無比的大相國寺門前,一時競有些恍惚。自己自入仕以來,一直在地方奔波,此次入京,本來應該欣賞京城的熱鬧才是。現在的大宋,已經開啟了工業化,契丹和黨項都被打敗,舉目四望,所向無敵,好像已經進入了國泰民安的時候。可細細想來,要解決的問題卻很多,大多事情都是剛剛起步而已。

    與隨從向東而去,走過大相國寺門前,看著街上的人群,杜中宵一時駐足。自己家離著大相國寺不遠,說起來,還沒有到這里真正逛過呢。

    第二日沒有早朝,杜中宵到了衙門處理了公事,看看天近中午,杜中宵便就準備離去。正在這時一個士卒進來,拱手道“中丞,外面有人拜訪,說是河東路來的。”

    杜中宵道“你帶人到客廳去,我去那里見他。”

    吩咐了衙門的官吏,杜中宵出了官廳,到了客廳門口,還沒看清里面情形,就聽一聲滿懷欣喜的喊聲“官人,許久不見,可還好嗎?”

    杜中宵抬頭一看,原來是陳勤,實在沒有想到。

    到了客廳里,吩咐落座,上了茶來,杜中宵道“沒有想到是你。聽說這幾年,你在河東路過的不錯,怎么到京城里來了?”

    陳勤道“自官人占了河曲路和西域,能夠養牛馬的地方多了,朝廷重視起來。因為我在河東路養馬好,便調到京城群牧司,做個小官。”

    杜中宵連連道好,對陳勤道“自從你在河東路安頓下來,許多年未見了,說實話,閑時還時常想起你們。來了京城就好,同處一座城里,閑時多走動。”

    陳勤道“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只是會養馬,大字都不識幾個,做到現在已是難得。以后沒有什么仕途可言,能與官人在一起,也是好的。”

    杜中宵道“現群牧司里,副使是韓絳,判官有王安石,俱是我的進士同年。你既調來,我知會他們一聲,閑時照看你一番。此時朝廷正是用人之時,你多多用心于公事,將近必有升遷。”

    陳勤對升遷的事情并不熱衷。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機緣巧合養了馬,做出些成績。沒有進士身份,不是文官,只是做事的,官場上做不了大官。

    杜中宵問起陳勤家事,才知道盧賽賽生了一男一女,現在年紀大了,安分下來,相夫教子,一家倒是其樂融融。與杜中宵相比,陳勤的官職不高,對于普通人來說,地位也不低了,過得還好。

    說起公事,陳勤道“這幾年,官人官位高了,許多事情就不如從前那樣知道得清楚。我在河東路的馬監這些年,從河曲路運不少好馬來,幾年時間育出了幾個好馬種。現在幾處馬監,正想著把那馬種引進中原,是以調我回來。不過中原的幾處馬監,能留多久,實在說不好。”

    杜中宵道“你這就說錯了,只要中原能養馬,中原的馬監就不能夠少了。京城禁軍用馬,還是中原來養最好,邊疆運來路途太過遙遠。”

    宋朝的國策,京城禁軍要與地方軍隊抗衡,人數必然不會少。中原能養馬,他們用的當然是就近來最好,僅省下的運費,就足以支撐幾處馬監。當然以后馬監必然會被裁減,有了西北養馬,外地禁軍就不需要中原養的馬了。有了馬種交流,馬的質量也可以穩定。

    更重要的一點,隨著鐵監制的機器農具推廣,中原對大牲畜的需求遠大于以前。兩湖的牛,西北的馬,現在都有廣闊的市場。不過,這些大牲畜總要有地方品種,外地輸入的只能夠作為補充。

    杜中宵對此還是很清楚,西北的大牲畜,最重要的是保證品種來源,還有軍隊所用。民間用的大牲畜,要靠中原慢慢培養出適合地方的品種,自己養殖。與牧區比起來,只要發展正常,農耕地區的牲畜保養量大得多。牧草比不過草原,農耕地區的精飼料卻不是牧區比的。

    說著這幾年的近況,看看過了午后,杜中宵道“我們出去找個酒店,飲兩杯酒,說說這兩年的事情。為官多年,越來越想念你們這些舊人了。對了,十三郎也在京城,我派個士卒,把他喚來。”

    陳勤自然答應,隨著杜中宵,出了御史臺。

    兩人沿著御街西邊而行,到了鐵屑樓,杜中宵道“這也是京城名樓,離著我家最近,卻還沒有進去過。便在這一家吧,看看到底如何。”

    兩人進了酒樓,一個小廝引著到了二樓臨街的閣子,問了酒菜,自己離去。

    酒菜未上,十三郎便被杜中宵派去的士卒引著,找了過來。進了閣子,與陳勤相見大喜,猛地抱在一起,久久不能分開。他們是在亳州時多年的交情,非是尋常人可比。

    分別落座,酒菜上來,杜中宵道“我們多年未見,且飲一杯酒,說些閑話。”

    飲了酒,十三郎道“前些日了得了哥哥的信,說是要調到京城來,我便時時等著。許多日子,終于是來了!想起當年我們在亳州的日子,許多事情還歷歷在眼前。”

    陳勤道“是啊,那個時候隨在官人身邊,什么事情都不想,哪里會想到有今天。”

    杜中宵道“都是各人緣法,又有什么稀奇?你們有今天,是自己本事。”

    十三郎笑道“我本是鄉間種田郎,若不是遇上官人,現在依然面朝黃土背朝天,哪里會有今天的日子!官人于我們,實在有再造之恩,又何必客氣!”

    陳勤聽了笑道“是啊,若不是遇上官人,我們哪里有今天的日子。官人生性謙虛,從不居功,我們是知道的。來,且飲一杯,敬官人仕途享通!”

    說了幾句閑話,杜中宵道“自回到京城,你來拜訪兩次,都是匆匆而過。說起來,我們許久沒有在一起說話了。在京城這幾年,過得還好嗎?”

    十三郎道“現在軍校里面,能有什么好與不好?每日里教教學生,我都閑散下來了。”

    陳勤道“狄太尉帶了許多京城禁軍去西北,要與黨項作戰,為何沒有帶你?”

    十三郎道“不只是沒有帶我,這次進攻靈州,河曲路到京城的人,基本都沒有帶。他們眼里,總覺得官人在河曲路的軍功出于僥幸,若是他們作戰,打得還要漂亮呢!”

    杜中宵搖了搖頭“為官做事,最怕有攀比之心。若是鎮戎軍的人真這么想,初期作戰只怕是要吃苦頭的。不是河曲路的人能打,而是打了那么多仗,有話多經驗,對于軍隊來說是難得的財富。不吸取前人的經驗,一切從頭來過,就是癡了。”

    這兩人都是多年隨在身邊的,杜中宵說話沒有顧忌。自從軍隊整訓,京城禁軍調了許多河曲路的人進京,基本閑置。因為派到其他軍隊之后,矛盾重重,最后絕大部分進了軍校,或者為殿前司班直,基本不再帶兵。此次西北作戰,不要說十三郎,就連姚守信都沒有帶。

    對這一點,杜中宵非常不滿。只是身份所限,他又不能說什么,只能坐觀成敗。

    全軍整訓后,軍隊都換了槍炮,使用了新的操練方法。但到底如何作戰,卻有不同意見。舊的禁軍軍官,絕大多數認為,換了新式武器之后,還要依照從前的作戰方法。河曲路的戰法,太過于教條,而且對于低級軍官和士卒要求太高,不適合禁軍使用。

    河曲路的戰法當然不教條,最大的問題,是對將領和士卒的知識要求。隨州練兵的時候,軍官是從十幾萬人中挑出來的,學習知識比較快,沒有出現大的問題。禁軍卻不同,軍官還是原來的軍官,只是入學校訓練。他們很多人字都不識,又不能淘汰,當然無法與河曲路原來的軍隊相比。

    這個問題,杜中宵等原來河曲路的軍官看得明白。只是現在的朝廷,出于種種原因,并不想聽他們的意見。河曲路的軍校還好一點,注重知識,淘汰率較高,寧缺勿濫。京城學校不同,對于入校的學員要求最高的是軍姿軍容,知識教授放得很松。在其他官員的眼里,京城軍校出來的,往往軍姿很好,陣容整齊,可謂強軍。

    有什么辦法呢?杜中宵也不能說什么,只有事實才能教會人。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