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都市小說 > 獵戶出山 > 第1041章柳家不能落入你這樣的蠢豬手里
    華夏每年平均有好幾萬人死于刑事案件,如果加上交通事故和其他意外事故,這個數字將超過十萬。分解到每座城市,特別是東海這樣千萬人口級別的大都市,幾乎每天都有命案發生,只是鑒于人口基數太大和了解信息的渠道并不是完全暢通,很多普通人感覺不到有這么多命案發生。

    全世界命案破案率平均在百分之七十左右,華夏有密布的天眼網絡,破案率能達到百分之八十(官方公布有百分之九十多,但很多沒抓到兇手的案件沒有立案,實際上破案率可能不到百分之八十),像東海這樣的城市,每年都有上百起命案成為無頭懸案。

    當然,這并不是說華夏不安全,相反,相對于其他國家每年發生的命案率,華夏這么龐大的人口基數,命案率已經是很低了。

    今年,東海發生的命案,注定比往年更多,成為無頭懸案的案件也注定更多。

    接連幾天,每天都頻繁發生非正常死亡事件,有的可以確定為刑事案件,有的只能以意外事故定性,還有的就連警察也搞不清楚是命案還是意外,有在廣場上打架斗毆打死的,有司機喝醉酒酒駕撞死的,還有的走著走著走進河里的,連續幾天死了幾十個人。

    雖然相對于東海一年發生的非正常死亡,這個數字也就是個零頭,但事情發生得這么集中,還是讓警方大為震撼。但是查了半天,卻找不到任何線索,即便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在下一步偵查中,線索很快被人給掐斷。

    秦風和燕三走進山貓辦公室,反鎖上了門,對最近的事情進行了一次匯報。

    “山貓,是不是差不多了”。秦風皺著眉頭說道,他雖然是個練武之人,也經歷過好幾次血腥戰斗,但那都是逼不得已的防守自保,但這一次,是主動殺人,還連續殺了這么多人,心理上多少有些負擔。

    山貓至始至終沒有說話,臉上寫滿了狠辣和堅決,:“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風哥,這個時候可不能心軟”。

    秦風看著山貓狠辣的表情,當年兩人同時跟了陸山民,那個時候的山貓還是個膽小怕事唯唯諾諾的人,最近幾年變得越來越狠辣,不論是殺薛涼還是上次的價格戰,無論死多少人,他似乎一點也不在乎,這次所展現出的狠辣再一次刷新了對他的認識。

    “他們只是各為其主,震懾一下就夠了,我擔心繼續下去會惹禍上身”。

    山貓緩緩敲打著桌子,“還不夠,之前干掉的都是對方明面上的一些人,暗地里還有多少人不得而知,而且要形成震懾效果,只殺對方的人是不夠的”。

    秦風眉頭微微跳了跳,“難道還要對他們下手”?

    山貓一臉無所謂的笑了笑,遞出一張名單給秦風,“這張名單上都是那些個明顯有異心的小股東,與其到時候倒打一釘耙,不如現在就送他們上西天”。

    秦風拿起名單看了看,這上面大多是酒吧街以前的小老板,還有匯發建材城的幾個小老板,當年或多或少都得到了些股份,這里面的人很多他都認識,其中有好幾個還一起喝過酒。

    “山貓,我看

    嚇一嚇他們算了,沒必要趕盡殺絕吧”。

    山貓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冷冷道:“這是戰爭,戰爭就注定有流血犧牲,這些人跟著山民哥吃香的喝辣的,現在我們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期,他們本該和我們同仇敵愾,卻只想著自己的利益,這樣的人不值得同情”。

    秦風有些為難,他一向是個忠厚之人,有些下不了手。

    “我們可以再做做他們的工作,畢竟他們也算是自己人”。

    “一切不和我們站在一條線上的人都不是自己人,一切有可能給我們帶來災難的人都是我們的敵人”。山貓的聲音變得冰冷。

    燕三倒是很認可山貓的說法,說道:“我認為茍總說得沒錯,這些個生意人只認錢,現在都搖擺不定,等對方開始拋售股份的時候,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只顧他們自己的利益”。

    秦風眉頭緊皺,“他們是商人,顧自己利益本沒有錯”。

    “是沒錯,但威脅到我們就是錯”,山貓堅決的說道:“不殺幾個,震不住其他人”。

    看著山貓眼中的冷酷,秦風知道沒法改變他的主意,“這件事要不要向山民哥匯報一下”。

    山貓搖了搖頭,“什么事情都要山民哥管,還要我們干什么”,說著思索了片刻說道:“這樣吧,這件事交給陳然去做”。

    秦風咬了咬牙,“我能做”。

    山貓拍了拍秦風肩膀,“能做,就把它做好”。

    “你放心,我知道輕重”。

    兩人走后,阮玉走進了山貓辦公室。

    山貓笑盈盈的起身,“阮姐,有什么事叫我去你那里就行了”。

    阮玉擺了擺手,坐在山貓對面,“剛才見秦風臉色不是太好,你對他說了什么”。

    山貓漸漸收起笑容,“沒什么,只是讓他做事小心點”。

    阮玉微微皺了皺眉,“我知道你很支持海東青的做法,但凡是要有個度”。

    山貓點了點頭,“阮姐你放心,我心里有數”。

    “你心里有數就好,凡是不能太過火,別忘了我們的理念,我們所做的是迫不得已的反擊,仗勢欺人與山民哥的理念不相符”。

    山貓連連點頭,訕訕笑道:“阮姐,這些事你就別操心了,山民哥說過,明面上的事情你管,暗地里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阮玉不悅的皺了皺眉,“最近的事情一出,很可能會讓對方提前行動,大概的情況我已經向山民哥匯報過,你那邊的事情也盡快給山民哥匯報一下,好讓他心里有數”。

    ...........

    ...........

    柳如龍淡淡的看著柳依依,柳家牽扯進這場大戰中已是無法脫身,這一次能否選對,直接關系到柳家的未來。

    “這一次我不是來勸你的,是來通知你的”。

    柳依依看著淡淡的看著這個堂哥,臉上沒有多少表情,“納蘭振山讓你來的”。

    “也是爺爺讓我來的”。

    柳依依輕輕笑了笑,“現在還不是做選擇的時候”。

    “還

    用選嗎,納蘭家一直是我們的靠山”。

    “納蘭振山代表不了納蘭家”。

    對于柳依依的冥頑不靈,柳如龍早已有了心里準備,“得罪了納蘭振山,納蘭子建是站在他一邊,還是站在我們這一邊”?

    柳依依淡淡看著柳如龍,“你就那么肯定陸山民會輸”?

    柳如龍哈哈大笑,像是聽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荒謬,你竟然還想著把寶押在陸山民身上”。

    “押在誰身上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還不是下注的時候”。

    柳如龍冷冷一笑,“依依,你太任性了,但這一次由不得你,爺爺已經讓我來接手東海的事務”。

    柳依依柳眉倒豎,“金桂集團是我打下的,誰也別想從我手里奪走”。

    柳如龍冷冷道:“集團總部的調令明天就下,你不走也得走”。

    柳依依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柳如龍,“你以為你能在東海站得住腳”?

    柳如龍臉上現出明顯的憤怒,“我是柳家這一代最強的人”。

    “呵呵,最強?比四肢發達的話,你確實最強”。

    說著點燃一根女士香煙,悠悠道:“東海不止有陸山民,還有海東青”。

    “哼,你以為我會怕她”。

    柳依依彈了彈煙灰,“我在這里,柳家在東海的產業至少還能穩住”,說著含笑看著柳如龍,“我鄭重的提醒你,我只要前腳離開,后腳就會接到你暴死的消息”。

    “混賬”!柳如龍一拳打在茶幾上,將茶幾打成兩半,他搬山境后期巔峰的實力,從未遇到過敵手,這是對一個巔峰武道的侮辱。

    柳依依面不改色,神色自若,“這里是東海,不是天京,任何敢挑釁海東青的人都得死”。

    看著柳如龍盛怒的表情,柳依依淡淡道:“你要是不信,可以去了解了解最近發生的事情,納蘭家派到東海收買晨龍集團股東的人,有三分之一都死于非命”。

    “哈哈哈”,柳如龍哈哈大笑,“幼稚,虧我們柳家武術世家,你難道不知道搬山境后期巔峰意味著什么嗎,一個小小的海東青,哼,我早就想會會她”。

    “我勸你趕緊連夜離開東海,真要是碰上她,你會后悔你剛才說過的話”。

    “呵呵,你在激將我嗎”?

    柳依依彈了彈煙灰,“柳家多少年了,好幾代人才出了個搬山境后期巔峰的強者,我不想爺爺和大伯傷心”。

    “大言不慚”,柳如龍冷哼一聲,“無論你說什么,這一次你必須離開東海,至于我,不勞你費心,海東青真要找上我,呵呵,那是她傻”!

    柳如龍的話音剛落,本能感受到空氣中一絲不尋常的波動。

    猛的抬頭望向二樓,一襲黑衣站在二樓回廊上,正一步步沿著樓梯走下,每走一步,大廳里的空氣就隨著她的步伐產生共振。

    柳如龍轉頭看向柳依依,冷冷道:“你竟然里通外敵想除掉我”。

    柳依依掐滅煙頭,微微一笑,“柳家不能落入你這樣的蠢豬手里”。

    二更在凌晨十二點左右!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