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快穿:我只想種田 > 快穿:我只想種田(滄瀾止戈) 第1705章 深情啊(第五更,結束,睡覺)
    那動作很帥氣,跟女大佬的強勢形成對比。

    而那袍子嘩啦一聲烈烈飛出。

    正正好...飄下去,罩下來。

    正強行沖破定身恢復自由身的第五刀翎一抬頭就見到自己之前扔出去的袍子,幾乎以一模一樣的姿態劈頭蓋臉落在了自己身上。

    罩了腦袋。

    且,他還聽到自家那慣常軟萌柔弱的小師妹說了一句話。

    “大師兄,師傅們常說,不止女孩紙,藍孩紙在外面也要小心點,保護好自己,可千萬不要被人欺負了去。”

    頓了下,當著女大佬那暗沉的臉,青丘小師妹輕輕補了一句。

    “何況你長得這么好看。”

    第五刀翎“...”

    方有容“...”

    所有人“....”

    他們的腿可能已經斷了。

    被這個人騷的。

    ————————

    第五刀翎扯下了自己的外袍,一臉復雜,那時,他可能在判斷——自己是否被小師妹給調戲了。

    一直以為小師妹只敢調戲大師姐的,不敢朝他這個大師兄出手,現在看來,也未必。

    第五刀翎沉思中,目光陡然銳利,指尖一轉,嗡!

    刀出鞘。

    殺機畢露!

    橋上。

    女大佬的表情就很純粹了,沒什么表情,只是手掌捏住了秦魚的脖子。

    那眼神可以吃人。

    嗡!方有容強行解定身。

    廝殺,一觸即發?

    忽然,天藏之選的執事婦人出現在小道那頭。

    恰好來?也許看了很久的戲呢。

    女大佬輕笑了下,松開手,手指滑過秦魚的臉頰。

    妖嬈,冷艷,又歹毒似的。

    “難怪那么多人對你感興趣呢。”

    “無闕的青丘。”

    “很有意思。”

    她轉身,接過邊上端木清冽無聲遞來的外袍,隨意披上。

    見著某個角落里站著的一個人。

    這個人不知何時來的,但他來了后,身后已然站了長孫云鴻等許多人。

    對方察覺到她的視線,低頭彎腰,抬手作揖。

    “云瀚,見過姑姑。”

    一群人烏泱泱行禮。

    “咦,阿瀚你也在么,好久不見了呢。”

    百里纖裳眸色婉轉,自帶笑意,仿佛尋常人家的小姑姑一般和善可親,也似剛剛才看到自己這個大侄子似的。

    但也那般高傲,高傲到她把擦拭頭發的毛巾隨手扔到了百里云瀚的懷里,顧自離去。

    作為儲君的百里云瀚也只是低頭垂眸,慢條斯理收了毛巾,一言不語。

    ——————

    出大廳的路上,秦魚是跟柳如是一起走的。

    無闕的人分外緘默,似都在消化剛剛見到的一切。

    可怕的百里長公主,聲名狼藉,作風狠毒。

    今日才窺見一隅。

    最可怕的是,對方似乎看上了自家大師兄。

    又似乎記恨上了自家小師姐。

    誒,他們無闕跟百里有仇啊。

    眾弟子憤憤不平,但百里纖裳可怕強勢,人又不在這里,他們的怒意無恥發泄,只能用眼神去凌遲前面那個人。

    跟青丘師姐并行的小白臉。

    心機很深來頭很大的柳如是第一次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她就是想來看下熱鬧,看下這個該死的心機碧池被心狠手辣的長公主吊打欺負下,為什么這樣也要背鍋。

    “我覺得,我不宜跟你還有你這些師門弟子一起走。”

    秦魚步履輕緩,聞言側頭看她,“你不用羞愧。”

    柳如是“???”

    羞愧?你個碧池你入戲太深了。

    柳如是還沒說什么,秦魚就垂下了眼,一臉感傷,又滿面寬容。

    “我知道,長公主強勢,威嚴森森,你這般散修,孤苦伶仃,勢必不是她的對手,我理解你的,所以你不用心虛。”

    說罷,她大方體貼,柔聲說道“我原諒你的懦弱你的無奈你的不得已。”

    “我也更舍不得你。”

    “所以,不要愧疚。”

    “放下吧。”

    我想撿起地上的三千公斤大錘子砸你三千遍!

    柳如是第一次折服于一個人的卑鄙無恥下流,也第一次感覺到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她為什么要跟這個人斗法!

    明明作為一個轉世的人,她可以徐徐圖之發展光輝的。

    自打認識這個人,處處都是坑,處處遭打擊。

    柳如是憋悶了三秒,也承受了無闕弟子以及其他人那看渣中之王的眼神七秒。

    一共十秒,她承受了,然后回應了。

    “對不起,今日我沒能做到的,以后我一定加倍對你好。”

    “不枉你對我如此喜歡。”

    誒,就喜歡跟這樣的戲精飆戲。

    秦魚絲毫不意外柳如是的耐操,低聲應了一句,溫柔道“所以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

    柳如是“...”

    她陡然明白這個死青丘為什么忽然要做戲表達出跟他的“深情”了。

    這是在禍水東引!

    試想百里纖裳既然已經對她產生莫大的興趣,更視她為“情敵”,又怎么會不調查她的“姘頭”!

    而柳如是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查她!

    那青丘好歹有一個無懈可擊的無闕真傳弟子身份,她柳如是卻是無根的柳絮,查無可查,對方勢必會在意,并試探,然后...

    柳如是有種嘴里被塞了一坨粑粑的感覺。

    偏偏青丘人設擺在那,她的人設也擺在那,剛剛一配合,她們的人設就相關聯了,都不能崩!否則誰都會被懷疑,誰都會被沒完沒了的調查。

    青丘的弟子她尚摸不透,自己是轉世,對方卻是一清二楚的。

    扛不起。

    柳如是只能噎下苦果,情深應道“好,你也是,一定要保重自己,不要被人欺負了。”

    秦魚略羞紅了臉,低頭嗯了一聲。

    后面的無闕弟子們一個個酸成苦瓜臉,覺得自己中毒了。

    而且...

    “好冷哦。”贏若若忽然摸了下手臂,嘀咕一聲。

    解疏泠黑著臉,面無表情說“大概是心冷吧。”

    顏召“沒錯。”

    贏若若“???”

    你們在說什么,為什么我聽不懂。

    而不少待在大廳正準備出去的修士見到無闕一行人來,元星光本打算上前周旋兩句,以顯示自己的自尊,卻陡看到大師兄大師姐滿面寒霜,氣息森冷。

    算了算了,等第三關再說。

    今天不是好時候。

    。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