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小說吧 > 玄幻小說 > 玄天真經 > 玄天真經(指尖明月) 第21章 失敗品
    兩人并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不清,隨便先生將這些基礎知識與蘇平知曉后便道:“雖然你此刻還沒真正掌握符陣,符紙對你來說確實有點浪費,可是畢竟我要離開了,日后還不知道能否再相見,這家來去閣接下來會是什么樣我也不清楚,就當是在我職權范圍內給你點幫助吧?”

    “接下來?”

    看著蘇平疑惑的眼神,隨便先生解釋道:“來去閣并不只是新月鎮才有,它很是龐大,基本上你能夠到達的地方都有它的蹤跡,可是它的來歷卻是一個謎,以后你接觸到更多的地方便是會了解,我能夠看到的也不過是冰山一角,幾千年來多少宗門交替,可是來去閣依舊屹立不倒,這也是一個傳說了。我離開之后會有接替我的人,可是對方是什么樣的人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你來過,我自然會交代一番,能不能夠帶來多大的好處我就不知道了。”

    蘇平愕然,他曾經想過來去閣的來歷,可是他不曾想到過竟然會是如此這般。

    一個能夠讓隨便先生說任何地方的來去閣,比所有宗門都要古老的存在,來歷成謎,想必如果不是因為對方要走的話也不會跟他說這些了。

    說話間隨便先生手中便是出現了一打符紙,看上去有幾十張之多,但是蘇平的注意力卻并不在這里,一臉驚訝道:“空間法寶?”

    對方笑笑并沒有多說什么,更是讓蘇平驚嘆于來去閣的實力。

    一個新月鎮的負責人都是能夠擁有一個賣掉蘇家都不可能有的空間法寶,整個來去閣得是怎么樣的存在?!

    蘇天恒和他提到過空間法寶,提也只是因為順口,對蘇家而言那就是傳說中的物事。

    “這些是一級符紙,對現在的你來說已經夠用了,你既然來了,蘇天恒自然也說過我這里的規矩,不收任何靈石,我們只要丹藥,一張中品一級符紙十顆通靈丹,上品一百,極品一千。”

    “下品呢?”

    聽著對方的報價,臉色有點黑的蘇平想都不想便是說道。

    蘇天恒是有過交代,但是卻不知道真正的價格。

    這只是一級的符紙,每次刻畫還不能保證都能成功,之前魯班跟他提起過,刻畫符陣的話,同級別的符陣成功率能有兩成就是很不錯了,刻畫比自己低一級的能夠多一成成功率,以此類推,光是想到這個失敗率,蘇平都覺得有點肉疼。

    以他之前在蘇家的情況,一年都不過能夠攢得下一張中品罷了。

    現在就算他用通靈丹作用不是太大,因為奪得第一蘇家更是不會在他的丹藥上有什么苛責,能夠有上百顆已經很不錯了。

    “怪不得沒人能夠成為符陣師……”

    聽著蘇平輕聲的嘟囔,隨便先生笑道:“等你真的成了符陣師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會有很多人搶著要幫你給符紙的錢,哪怕一個一級符陣師都是如此,小小的新月鎮自然容不下符陣師,可是外面就不一樣了,新月鎮,還是太小了啊。”

    蘇平知道對方說的都是事實,新月鎮太小,一個排名第一的蘇家都養不起一個一級符陣師,更不要說更高級的存在了,這也就能夠理解為何新月鎮這么些年很少出現符陣師了,就算真的出現了恐怕也出去了吧。

    如此想道的蘇平急忙搖了搖頭把這些思緒清理出去,既然他決定走上這條路那么不論怎樣都會一條路走下去。

    “有沒有下品的符紙?”

    隨便先生道:“來去閣任何時候都不會出售下品符紙,對來去閣而言下品符紙就是失敗品。”

    蘇平臉色陰晴不定,他雖然成長的很快,但是畢竟還是一個十歲的小孩,臉上的情緒并不能瞞過別人,他身上不過就幾百顆通靈丹,還是蘇天恒在他臨走前塞給他的,對蘇天恒來說通靈丹用處不大,可是在這個玄氣的世界,像這類丹藥才是硬通貨,普通人家的那些黃金之類于蘇家而言如浮云一般。

    就在蘇平咬著牙想要開口的時候,隨便先生大笑起來道:“好了,不逗你了。”

    蘇平瞬間兩眼放光:“難道說有下品符紙賣?”

    “沒有。”看著有點傻眼的蘇平,對方繼續道:“下品符紙確實對來去閣來說是失敗品,不會出售的,而中品以及更高層次的符紙,價格也如同我說的那樣,這一點我做不了主,也無法更改這個統一的決定,來去閣所有店鋪價格都一樣,童叟無欺,可是事情并不是沒有變通的方法。”

    “怎么變通?”

    “我說過了,下品符紙對來去閣來說是失敗品并不會出售,但是并不代表不可以送啊?”

    說著的同時,隨便先生另一只手上出現了比之前多的多的符紙,看上去起碼有幾百張,一臉懷念道,“在新月鎮那么些年,成功的不多,失敗的倒是多了一堆出來,既然來去閣也不讓我出售這類符紙,這些年我的這些失敗品酒送給你了。”

    蘇平聽對方說完急忙擺手道:“不用不用,這些先生您給我開個價碼吧。”

    蘇平是年幼,但是他并不無知。

    對方說的只是來去閣不出售,并不代表他個人不可以出售。

    在對方說的時候他也是懂得了來去閣的思路,來去閣在意名聲只愿意出售中品以上的東西,可是這些負責人在制作過程中怎么可能不產生瑕疵,而對于符陣師來說,又怎么可能不需要下品的符紙?

    可以說這些下品符紙就是隨便先生個人的家當,他隨便找個符陣師都可以賣出不少的價錢,按照行情這么幾百張他蘇平根本買不下來。

    隨便先生卻是不容拒絕的將這些都塞在了他的手里道:“這些下品的都算是我作為長輩送你的,不能拒絕,你們蘇家的情況我也清楚,這里幾十張中品和幾張上品符紙,價值五百通靈丹,你把這部分的給我就可以了,這樣我也有的交代。至于我嘛你就不用擔心了,一級符紙對我來說用處確實不大。”

    蘇平知道對方是想讓他安心,想了想蘇平還是收下了這堆東西,并將五百通靈丹掏了出來。

    “這次之后還不知道未來有沒有機會再次見到,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能夠成為真正的符陣師,這樣也算是讓我能夠安心了。”

    見對方已經不欲多說的模樣,蘇平沒有過多停留表示感謝之后便是告辭。

    轉眼間蘇家大比就是過去了半年多的時間,這段時間里蘇平再次突破,成功在十一歲的時候突破道了八星,追上了蘇杰幾人的記錄,不過這次并沒有引起蘇家多大的轟動,大比之后誰都知道,蘇平的戰斗力遠遠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那樣。

    而對于蘇家而言更為讓人振奮的事情卻是蘇杰,兩年前便是達到武者的他,在他十七歲生日的當天突破到了三星武者,被蘇家封為候選長老,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新月鎮年輕一輩第一人。

    此刻,蘇平依舊在努力嘗試著烈焰陣,而在蘇家的長老堂里,卻是因為蘇平爆發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爭論。

    (本章完)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